【父与子】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温和的抗议、从法治延伸到民主,正是香港的特征。再没有一个人比李柱铭更能代表这种理性态度了,但在中国内地,他却鲜有所闻。
2013年05月10日 12:04 PM

父与子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你当真要写这些吗?”他停顿下来,脸上满是怀疑,似乎不理解,为何有人会对陈年旧事感兴趣。他正说的是父亲李彦和,一位昔日的国民党将领,“他真是个天才式的人物,一生正直,”他又忍不住加上了一句。

香港正是初夏,小雨淅淅沥沥,这半山上的公寓的落地窗外一片迷蒙。他穿着白衬衫整齐的束进腰带里,脚上的黑皮鞋光亮。他双颊消瘦、鼻梁上架着无边眼镜,精神矍铄,一眼望去,很难相信已经74岁。

在香港,他的名字与形象无人不知,他与去世不久的司徒华一样,被视作民主运动的灵魂人物,人们不直呼他的中文名字李柱铭,而习惯叫他Martin,在一些更随意的场合,干脆昵称他是“大状”——他是著名的大律师,在殖民地时代,这是权势与声誉的象征。在国际舞台上,他是这座拥挤着人群、摩天楼与金钱的城市的“昂山素姬”与“达赖喇嘛”式的人物。这类比当然不够恰当,他从不用遭遇监禁与流亡之苦,除去偶尔的街头游行,他总是坐在布置舒适、有冷气的房中。只有一次,他曾卷入一场无厘头式的“暗杀风波”。当他要为香港人的命运奔波时,出入的则是欧洲议会、美国国会与显要政治人物的客厅,在电视与报纸上发表观点,领受荣誉。每个国家、地区追求民主都有不同的特性,寻求国际力量支援、温和的抗议、从法治延伸到民主,正是香港的特征。再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能代表这种理性态度了——一位热衷于逻辑的大律师,一位法治精神的笃信者。

但在中国内地,他却鲜有所闻。人们熟知李嘉诚、金庸、刘德华,作为经济城市与娱乐城市的香港深入中国社会,它的政治身份却被有效的忽略了,很少有人听到李柱铭与司徒华这样的名字,即使在报纸上偶然出现时,也是作为批判的对象,自从在1989年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后,他就被视作某种“叛徒”,一名顽固的“殖民主义”迷恋者,除去2005年偶然而短暂地前往广东,他从不被允许访问中国内地。他与自己的同志们,不自觉的延续了孙中山以来的香港传统——在中央权力眼中,他们是是“颠覆者”。

很有可能,我是这二十年来第一个访问他的中国记者。我多少觉得紧张,不知该怎样开启谈话。他镇定、礼貌,却无形多出一分距离感,他可能没兴趣或许也不知道,如何让一个客人放松一点。我们来自截然不同的世界,语言也不太相通,我始终难以掌握广东话。他先是用普通话,清晰却缓慢,似乎不太自信于自己的表达,突然间,他讲了一个英文词,然后一切顺利的滑向了英文,在发现我完全可以跟上他的叙述时,他又不由的加快了速度,我感觉的到,他获得了充分的自由。最终,一个北京人与一个香港人在英文里,谈论这个城市的过去与未来。

交谈是笨拙的,我从老掉牙的回归问题问起。那时,梁振英刚当选特首不久,倘若邓小平活着,该怎样看待现在的香港。“我想,当他提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时,他是看到香港有安定繁荣、有自由与法治,而中国刚开始开放,我想他希望中国也走这条路,他那时他就希望放弃共产主义,最终能向香港一样,在这50年过程,中国会向上,而香港则会被拉下一些,最终在某一个点汇合。”

相关文章

国际本地主义者 2013-07-04
菜园村的教授 2013-06-28
烧须的老猫 2013-06-14
回归的政治学 2013-05-27
香港码头工人达成薪资协议结束罢工 2013-05-08
银河证券和中炼化考验香港IPO市场 2013-05-07
撒切尔夫人与香港 2013-05-07
“贱民”之骄傲 2013-05-03
香港工潮凸显社会痼疾 2013-04-27

许知远上一篇文章

“贱民”之骄傲 2013-05-03
本文涉及话题中国纪事 香港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现任职于《生活》、《东方企业家》杂志。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