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

英国应尽快决定是否退出欧盟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首相卡梅伦决定在2017年前后就英国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全民公投。但我认为,卡梅伦最好尽快做出决定。

英国(或者仅仅是英格兰)在欧洲的地位问题现在是未知数。此前发生的情况包括:欧元区在危机驱动下发生演变,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决定在下一届议会任期内就英国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全民公投,英国独立党在地方选举中取得成功,最近还有劳森勋爵(Lord Lawson)等保守党前重量级人物施加的压力。长期与欧盟若即若离的英国(尤其是自英国决定不加入欧元以来),不久可能完全脱离欧盟。

一切都还不确定。考虑到2015年以后卡梅伦很可能不再担任首相,全民公投并不是100%会发生的事。但反对党工党也受到很大压力,要求该党作出举行公投的相同承诺。正如劳森勋爵最近在《泰晤士报》(The Times)上所声明的,卡梅伦与欧盟重新谈判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的可能性很小。鉴于此,再加上欧元区不断推进一体化,而英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几乎肯定将拒绝加入单一货币,英国人投票选择退出的可能性相当大。

去年11月我曾提出:“英国是欧元区戏剧的旁观者。其明智的政策就是在结果更加明确之前保留多种选择。”但是:“问题在于,国内政策是否允许英国如此明智。”现在看来答案将是否定的。鉴于此,我现在认为,最好尽快做出决定,而不是让围绕英国在欧洲未来地位的不确定性多年困扰这个国家。

然而,这一地位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劳森勋爵坚称应该在欧盟以外。他认为,英国与欧洲其他国家志向不同。他补充说,欧盟的净经济影响是负面的:英国每年贡献80亿英镑,再加上监管负担(特别是金融监管),超过了单一市场带来的好处。他说,融入开放的全球市场是英国更好的选择。

在政治层面,劳森勋爵的观点是正确的。英国一直更看重成员国地位带来的利益,而不是身份认同或者命运。一些人认为,若不是作为欧盟一员,英国将不具有全球影响力。这种说法没有说服力。美国的影响力比加拿大大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人为了获得更大的影响力而希望成为美国人。就是不觉得自己是欧洲人的英国人,也可能合理地选择放弃置身于一个更大的集体所带来的影响力。此外,正在浮现的欧元区新格局对民主的轻视也令人担忧:它看上去更像一个将强国意愿强加给弱国的机器,而不是一个民主的联邦。

在经济层面,劳森勋爵关于可行的替代选择是同时退出欧盟和欧洲经济区(European Economic Area)的看法是正确的。仅仅作为欧洲经济区的一部分是最糟糕的选择:它将意味着接受单一市场的规则,但没有参与制定规则的话语权。

然而,他提出的有关世贸组织(WTO)提供足够保障的假设没有说服力。世贸组织并不提供自由贸易,也不像欧盟单一市场那样全面覆盖服务行业。最重要的是,其生存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由于英国仍有46%的商品和服务出口流向欧盟,退出欧盟肯定会使英国很大一部分贸易面临风险。现在英国人念念不忘移民造成的高代价。但成员国地位也使得英国人可以在欧盟自由旅行、生活和工作。这是一项巨大资产。

如果外国投资者得知英国不能以与欧洲其他国家同样的条件准入欧洲市场,并且放弃了对欧洲未来法规的全部影响力,他们还会对投资英国那么感兴趣吗?我表示怀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