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法国

法国精英统治为何失灵?

库柏:法国的精英已成为一个世袭制阶层

二战期间,法国斯大林主义者莫里斯•多列士(Maurice Thorez) 化名“伊万诺夫”(Ivanov),呆在莫斯科。法国解放之后,多列士回国,并进入政府任职。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 1946年辞职下野之后,多列士接手了戴高乐将军钟爱的一项工作:创建一所大学,即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简称ENA),为新的共和国培养高级官僚。多列士当时肯定认为,这个群体正是列宁(Lenin)当年一直在说的“工人阶级先锋队”。自成立以来,法国国家行政学院为法国培养出无数政界和商界精英,现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是他们中成就最高的一个。

在法国,“痛击”精英的传统可追溯到无数当权者命送断头台的法国大革命时期,不过,现在才是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和整个精英阶层有史以来最低落的时期。在仅一年的时间里,法国左翼和右翼政府相继失去了民心。眼下,法国的失业率创下历史新高,精英阶层不断爆出新丑闻(最近的一例是,法国预算部长热罗姆•卡于扎克(Jerome Cahuzac)被爆秘密持有瑞士的银行账户)。多列士寄以厚望的精英阶层,如今已严重出问题。

在法国,精英的标志是头脑过人。

法国的精英阶层主要从两所录取严格的大学招募新人,一所是国家行政学院,另一所是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lytechnique,校友们仅用一个“X”来称呼它)。彼得•冈贝尔(Peter Gumbel)在新书《法国达人秀》(France’s Got Talent)中写道:“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一个人的职业轨迹,乃至整个民族的命运,都不会如在法国这般彻底地取决于这个人上的哪所大学。”比如,法国一些精英之所以在毕业多年后仍会用“上过巴黎综合理工学院”这样的话来自我介绍,原因就在这里。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每年毕业的学生仅80人,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每年有400名学生毕业。他们毕业后就会被委以重任。皮埃尔•福尔托姆(Pierre Forthomme)是一名高管教练,与许多精英打过交道。他说:“他们工作很拼命。精英不是只知道消遣。”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精英阶层一直成就卓著。从1946年到1973年,法国经历了“辉煌的30年”,法国经济维持了(近)30年的成功。即便是在上世纪90年代,精英阶层仍然可以宣称自己劳苦功高:建立了第一个互联网雏形——Minitel;修建了欧洲时速最高的高速列车(TGV);与英国联合研制了世界时速最高的客机——协和飞机(Concorde);说服德国同意创建欧元(法国精英当时认为欧元的建立是欧洲统一的开端,而非终点);创建了法国自己独立的军事打击途径,至今仍颇具威慑力;并持续将法国视作一种国际语言。这些统治着法国的“聪明头脑”当时似乎干得不错。

从那以后,情况就开始急转直下。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指出精英阶层的缺点:精英统治阶层宣称对所有头脑过人者敞开大门,但事实上已成为一个世袭制阶层。

法国的精英阶层在所有大国中是最袖珍的。该阶层居住在巴黎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档市区。从3岁起,他们的子女便进入相同的一些好学校上学。20岁出头的时候,法国未来的领导者们就都互相认识了。社会学家莫妮克•潘松-夏洛(Monique Pinçon-Charlot)和米歇尔•潘松(Michel Pinçon)夫妇这样解释他们的发展轨迹:小时候是“同学”,长大后是“特权伙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