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欧盟应如何推动共同财政政策?

FT欧洲事务编辑巴伯:欧盟财政与经济新架构的可信度,将取决于各国政府是否听命于欧盟委员会,以及欧盟委员会是否敢于同各国政府角力。

法国应该让养老金体系具有可持续性,同时改善其营商环境。荷兰应该改革其住房市场,加速下调住房抵押贷款利息的税务可扣除额。斯洛文尼亚应该提高其银行业的治理和风控水平。

欧盟(EU)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上周对其27个成员国政府提出了上述建议在内的大量建议。理论上这些建议是合理的。布鲁塞尔的许多办公室多年来一直充斥着类似的建议文件。

然而,上述建议触动了法国的神经。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嘲讽道,欧盟委员会“不能命令我们应该做什么……就结构性改革而言,尤其在养老金改革方面,只有我们才有资格说实现目标的正确途径是什么”。

鉴于欧盟委员会为了让其建议更易被法国接受,允许后者延缓两年实现其预算赤字目标,奥朗德如此表态似乎有些恩将仇报。但这表明,某些政客很难适应新的财政纪律和经济治理计划,而这些计划在5年持续不断的危机期间逐渐成形的。

总的来说,各国政府和议会制定针对遭受危机冲击国家的财政纾困计划。但只有欧盟委员会才有权监管成员国的经济和预算政策,在极端情况下还可以惩罚违规政府。

银行业和主权债务危机远未爆发之时,批评人士就指出欧元区架构存在缺陷,如今欧盟努力正在修正这种缺陷。简言之,欧洲在1999年缔造了共同货币,但没有制定共同的财政或经济政策。现在,欧盟委员会是该捍卫欧洲货币联盟尚在雏形中的关键财政与经济框架了。

新框架的可信度将取决于各国政府是否听命于欧盟委员会,以及欧盟委员会是否敢于同各国政府角力和较量。欧盟委员会在这方面的记录好坏不一。在德国的坚持下,欧洲制定了财政纪律以及《稳定和增长公约》。欧洲本打算控制预算赤字上限,但最终未能做到——2003年,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德国政府以及法国和意大利一起违反了该规定。

如今的风险在于,各国政府虚弱无力、不得民心以及意见分歧,最终将无法履行它们与欧盟委员会达成的协议,以推行必要经济改革为条件以换取推后满足赤字目标的待遇。在面临经济衰退、失业严重和民粹主义政治对手日益崛起的情况下,各国政府未能完成所有要求将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同样不会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欧盟委员会认为,小心即大勇,因而没有出台制裁措施。但若果真如此,欧洲货币联盟新架构将与过去没什么两样:表面上是一种强大的超国家机制,实际上只是各国政府为所欲为却能逃避制裁的挡箭牌。

第二个风险在于,有人认为,避免未来危机的对策是经济政策的“去国家化”和“去政治化”,将其转变为欧盟委员会和各国政府指导下的技术层面操作。但在部分国家,尤其是在南欧国家,推销此类观点就是在玩火。

原因在于,经济衰退、债台高筑和失业严重,再加上政府的影响力逐渐下降,削弱了本国民众的国家尊严以及掌控自身命运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不利于维护民主政权。

对欧元区而言,上周事态的讽刺之处在于,欧盟委员会提出以延缓赤字目标来换取经济改革,这既是最具常识性的举措,也是最有可能引起麻烦的举措。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