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须的老猫】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卷入历史中的个人,很少有机会真的能决定历史的命运,李柱铭所能做的,不过是坚持内在的信念,尽量在时代的洪流中,维持自尊。
2013年06月14日 06:49 AM

烧须的老猫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白色的自由女神像、丘吉尔的铜雕、维园的六四纪念晚会的照片,来自律师公会的水晶奖杯,李柱铭书架上零散的摆放着这些纪念物,它们都提醒着他人生的重要时刻。

不过,办公室中最显著仍是书架上成排的Law Books,蓝色、棕色、绿色、红色,它们按照年份整齐的列在一起,其中记录的是英国法庭、香港法庭有史以来的所有重要判例。除去上帝,这是李柱铭另一个精神支柱。多年来,法律系的学生们都会牢记这一点,在一个国王被推翻的现代世界,法律就是国王,所有人的权力都要受其制约。

“法庭不是立法机关,更不是政府的工具,绝不会因为一些环境因素,而在法例上加上新的条款限制……一个经常‘打倒昨日的我’之司法制度,又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这是他在1999年人大释法推翻香港法庭对内地孕妇产子问题的判决时的感慨。

回归16年来,他不仅感到民主的停滞,也感到法治本身的困境。一连串的释法,令香港的司法独立性受到动摇。他的朋友包致金,一位刚刚退休的大法官,在告别仪式上大胆地预言说:“我看到阴霾密布,一场前所未见的猛烈风暴将会侵袭司法独立。“

从我走入办公室的一刻,他就开始给我讲解《基本法》,它被认为是香港的准宪法,他曾是起草者之一。他把薄薄的小册子翻来翻去,像是个耐心的老师在辅导一位成绩不过关的学生。他的意思只有一个,《基本法》没有被很好的贯彻。上次见面后,他似乎认定我是个不那么糟糕的谈话对象。

不过,这些条文仍我摸不着头绪。这不仅是知识上的无知,也源于思维方式。成长在中国,我很少意识到法律的重要性,更难意识到它能保护我们。我们奉行的是rule by law,而不是rule of law。

他又讲起了80年代的往事,那个时刻,中国官员们似乎还乐于承认中国与香港司法制度的不同,愿意接受他的建议,还饶有兴趣参观香港的法庭。

他也说起李瑞环的“宜兴茶壶论”,在1995年的一次谈话中,这位中国政协主席把香港的治理比作“宜兴的茶壶”——茶壶中的茶渍才是名贵所在,不识货的人刮掉它,反而毁了茶壶的价值。这个比喻让很多香港人获得一时宽慰,令人觉得至少党内的开明人士,仍能把握到问题的本质。

李柱铭还做过一个类似比喻,他说“香港民主有如日本料理店的纸门,谁想硬闯,没人可以阻拦。不过若懂得尊重,就会先敲门,获得门内首肯才入内。香港与中国的关系亦如此。”

看着眼前的李柱铭,他一丝不苟、语气诚挚,我感到赞叹又不安,经过了这么多世事,他似乎还保有一种单纯信念,而这信念又显得多么书生意气。

在八十年代,不管是许家屯、李菊生还是李瑞环,他们的开明态度与中国内部的失败有关,在经历了无穷的运动与斗争之后,这一代共产党员发现自己的努力完全错了,他们对自己缺乏自信; 也与中港两地的差距有关,比起中国的贫穷与落后,香港繁荣而先进,有他们无法理解的复杂性; 也与他们的成长与教育背景有关,他们大多是在一种民国式的理想主义环境中度过少年与青春,即使被政治运动摧残,他们还保有个人特质。而此刻,跑马地的新华社变成了西环的中联办,北京则成了世界新强权的中心,它不再需要敏感于香港的感受,它也表明着政治能力的显著衰败——伴随着早期领导人的离去,极权系统难以生产出富有洞察力的新人。

相关文章

爱人同志 2013-07-11
国际本地主义者 2013-07-04
菜园村的教授 2013-06-28
被误解的爱国者 2013-06-06
回归的政治学 2013-05-27
父与子 2013-05-10
香港码头工人达成薪资协议结束罢工 2013-05-08

许知远上一篇文章

被误解的爱国者 2013-06-06
本文涉及话题中国纪事 香港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现任职于《生活》、《东方企业家》杂志。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等。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