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税务

如何改革国际公司税制?

FT专栏作家凯:必须让向税务当局提供假账的企业高管和会计人员为所作所为负责,他们听到背后关上的那扇门,或许是监狱牢房的房门。

我的研究报告首次获得广泛关注是在1979年。当时,我在那份与另一位年轻学者合写的报告中指出,英国许多大公司根本没有缴纳企业所得税。在我的合著者从英国央行(BoE)退休之际,该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本周召开的八国集团(G8)峰会对保密法规和避税港问题提出了谴责。但该问题的根源并非在百慕大群岛或者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避税行为发生在G8国家。正确的切入点应是解决G8自身企业所得税在结构和执行方面的缺陷问题。

企业所得税是针对企业为其股东所赚利润征收的税款。因此它既是对企业活动的征税,也是对股东的征税,但它设计得不够理想,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无论从管理方面还是从经济方面说,它都不是非常健全的。企业所得税税制复杂,很容易避税,严重扭曲了企业的投资和财务决定。

对股东收入征税合情合理。如果想要对企业活动分别征税,最合适的税基是自由现金流或经济租金——经济租金是指企业收入超过资金成本的差额。几乎凡是对企业税收结构进行公正审查的人,都会支持进行企业税改革。默文•金爵士(Sir Mervyn King)和我在1979年曾就此进行过呼吁;伦敦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最近针对英国税收结构所做的《莫里斯评估》(Mirrlees Review)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推进企业税改革有多个不同的方法——禁止利息扣除,推出企业股东权益备抵制度或者将税基从会计利润转为现金流,但所有这些方法最终殊途同归。

这些改革举措试图对不同水平的投资和不同的融资手段一视同仁。目前,避税机会随处可见,这是当前税法对类似经济交易施以不同规定造成的后果。照此推断,提升经济效率和建立防止避税的管理结构总体上是一致而非冲突的。当前的企业所得税结构无法做到这两点。

最好能够在国际协作的基础上实施这些改革措施,但这并非关键:关键是就如何在各司法管辖地之间分配税收收入商量出更好的规则。既然各国政府(即便在欧盟内部)未能协调它们对“本国”企业在世界范围的收入征税的原则,那么就有机会使有些收入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征税,使有些支出进行多次抵扣。

企业对跨境转移的资本、商品和服务价格进行了操纵,从而方便和强化了此类避税行为。由此产生的账目表明,企业会把利润转移到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而实际上在该地区很少或没有真实的业务。企业昧着良心宣称自己合法缴税,其实它们据以缴税的账目根本没有反应经济和企业的真实情况。

然而,整体而言,税务当局倾向于与大企业签订协议,而不会采取代价高昂的法律行动。它们不会与你我签订协议。小企业聘请会计人员只为了计算应缴税款,或者花钱打官司,都是不合逻辑的。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是人们形成了一个完全正确的看法:小企业适用一种法律,而大企业则适用另一种法律。这种纳税观点的潜在影响是,企业很有必要拿出数百万英镑来避税。

严肃的改革议程将包括对国内外企业税基进行原则性的再评估,以及制定有效执行现有法规的策略。这一策略将表明,向税务当局提供假账的企业高管以及为此出力的会计人员,未来将承担极大的风险。他们听到背后关上的那扇门,或许是监狱牢房的房门,而不是唐宁街10号的大门。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