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巨蟹座”修辞事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央视评论员杨禹7月1日发了一则微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巨蟹座的党。”这是21世纪的媚态抒情语,堪比“我把党来比母亲”。

2013年7月1日下午5时39分,央视评论员杨禹发布了一条微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巨蟹座的党。希望她发挥巨蟹座细腻顾家的长处,带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她是一位‘大V’,有8500万粉丝。其中有大批的铁粉,也有一些早就忘了自己是共产党员的僵尸粉,还有一些给党抹黑的脑残粉。她关注了13亿个人,因为要把13亿人民群众放心上。她也要果断地将脑残粉剔除、拉黑。”

这条微博至今有29215次转发、174条评论,因为胡紫微女侠的评论而广为人知:“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今日留下的污点也无一不是自污。”

我关心的是杨禹的修辞。

这是21世纪的媚态抒情语,他继承肇始于上世纪50年代的颂歌传统,并对之进行了时髦态处理,以求更入粉丝之耳,这是他研磨政情和民情的结晶,可以称之为原创性的赞美修辞法。打开7月1日的《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仍是陈旧无趣的赞美方式,看到标题就让人望而生厌,可谓废话、假话、空话集装箱。评论员喷射文字的时候心根本不在场,那些文字自动生殖,构成一个虚假的言说现场。职业评论员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假亢奋赞美体,成功地消灭了一茬茬虔诚的读者。

杨禹的创新堪比那支著名的伪山歌“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通过简单却不容置疑的造句逻辑,将党和国民的关系纳入伦理系统,母——子,子只有服从的义务,而无质疑的权利,更遑论反抗的权力。而且,这个党母亲具有上帝一般的召唤力量:生母只给我肉体,党用精神哺育我。在此巧妙地完成了脱胎换骨的奴化过程,将党神圣化,甚至超过了宗教神——在其生杀予夺面前,唯有无条件服从。我一直惊诧于“父亲”的缺位,在党母亲—党子之间,播种者安在?一个阉割或隐匿了性配偶的“党母亲”,只能是神,神自生而不灭,神生万物而主宰之。

杨禹继承了这个伟大传统,他貌似自如地添加现时代的佐料,不只为了生动诱人,还有因自家人而生出的亲昵优势——他可以跟“党母亲”开玩笑,因为是“党”的人而拥有巨大的修辞空间。

巨蟹座,一个拟人化的修辞方式,为的是更进一步的褒扬:“细腻顾家”。任何一个生活于中国的人都明白,政府究竟在怎样对待自己。紧接着,直截了当奏响主题:带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她”,就是这个“她”,“母亲’,一个生养子民的创造者。

这是标准的三段论:她是巨蟹座,便有该星座的特点,自然惠及万物。但我们知道,“她”不是一个有生命的肉体,与巨蟹座无关。

第二句横空出世:“大V”和“粉丝”。这个比喻相当奇巧,将一个主宰所有人命运的组织拟人化为有巨大影响力的“言论领袖”,之间隐含着一个概念的偷换:粉丝是自发生成的,而且忠实度极高,将一个靠掌控舆论和国家机器的抽象物,轻盈地塑造成依靠自身魅力捕获国民的意见领袖,这几乎超出想象力的范畴了。8500万是党员数目,占总人口近6%比例的庞大粉丝群,杨禹对“粉丝”下了一个性质判断:铁粉,僵尸粉和脑残粉。定性之后是定量,“大批”铁粉,“一些”僵尸粉,“一些”脑残粉。他在脑残粉前面加了一个定语“给党抹黑”。脑残粉本意是指因疯狂追逐偶像而变态偏执的人,难道是说因为热爱而损害了“党母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