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希腊

希腊退欧正变得日益可行

FT专栏作家明肖:希腊今年基本财政赤字为零,明年还将出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1.8%的基本财政盈余。从经济角度看,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对希腊来说正变得可以承受。

“我恳请大家现在都不要再继续目前这场有关新减记措施的讨论……这不符合你们的利益。”

这是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上周在雅典说的话。我认为,作为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拒绝在目前讨论减记希腊债务情有可原。德国大选距今仅两个月之遥。考虑到德国政府的危机处理方式,可以想见,铁定会丧失选票的方法,莫过于说:“那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们现实一点”。

但朔伊布勒搬出希腊的国家利益就有点过了。希腊人的利益当然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决定。

局外人可以做的,最多是努力就这个问题的较具体版本进行猜想:遵循朔伊布勒指明的道路在经济上对雅典人而言是否明智?又或者,希腊是否应该准备好退出欧元区?或试图在留在欧元区的情况下违约?

回答这个问题的主要困难在于,关于该国未来政策选择的潜在假设。很有可能,希腊政府获得了我们其他人所不知道的非官方保证。在与政策制定者的私下谈话中,我只是偶尔会碰到一种人,他们会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希腊政府可以同时兼顾稳定经济、实现完全就业和轻松偿还目前全部债务这三点。或许希腊总理拥有秘密信息,知道欧元区最终会同意债务重组、对现有债务进一步展期、进一步降低利率,并拿出更多举措。然而,我们这些不知情者必须假设,未来的政策将更接近朔伊布勒的版本。

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经济前提进行较具体的评估则更容易一些。

一个国家如果存在巨大的基本财政赤字(付息前赤字),那么想要单方面退出一个货币联盟将是比较困难的。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在最新的春季预测(于5月发布)中估计,希腊今年的基本财政赤字为零,2014年还将出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1.8%的基本财政盈余。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希腊显然在接近可以承受退出欧元区风险的那个点。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外部资助可能就没有了。这样说来,希腊可能将无法偿付外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偿付。然后,希腊可能将强制银行放假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推行自己的货币。之后,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希腊会出现一段衰退期,但货币的实际贬值可能使经济未来恢复增长。至少在早期,最大的一个好处可能是,旅游业将猛然兴旺起来。

但这些够吗?这些是否肯定会发生?过去,除融资问题以外,反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在经济方面的最大理由一直是,退出欧元区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希腊的征税体系已经失灵。劳动力市场卡特尔组织的存在,意味着货币的名义贬值预计将带来的好处可能始终不会实现。竞争力的即时提升可能被工资的上涨所抵消,导致实际汇率不变。

因此,需要探明的一个问题是:过去和现在的改革在何种程度上提升了希腊经济的健康度?我的直觉是,这些改革有作用,特别是在公共部门的工作方式方面,但或许还需要增强力度。

我认为,欧元区对希腊政策的不妥之处不在于调整过于严厉,而在于根本不符合宏观经济学的规律。该政策的制定者内心存有一种幻想,认为希腊债务可以变得可持续,但改革——没错,还有紧缩政策——是不可避免的。这很讽刺。改革和紧缩政策既是希腊留在欧元区的前提条件,也是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前提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