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媒体札记

媒体札记:陈宝成这一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记者陈宝成抗拆之事不出意外成为公共话题,而在这个民众权利意识爆发的年代,有网络媒体主动为公权力辩解,却是另一个看点。

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国媒体都必须严格贯彻各自属地官员的意志,特别是当涉及官民对抗的敏感事件突发时,尽管外地同行或可接踵而至连篇累牍,但本地的总编辑们通常只能获准发布官方通稿,最多争取保持沉默的权利。

但在这样一个民众权利意识爆发的年代,能像大众网这样积极主动为公权力辩解的,着实不多了,尤其是对一家网络媒体来说,更是需要些特别的考量。现在,作为由山东省委机关报派出的总编辑,朱德泉就率领自己的手下,冲锋在与几乎所有外地媒体同行和网络意见领袖对抗的第一线——因为一个名叫陈宝成的抗拆者兼记者。

前天下午,以@大众网朱德泉这个实名认证账号亮明身份,这位总编辑把丑话说在了前头:“热点问题会公开回应,蓬门今始为君开,这君,是君子之君,非太君之‘君’,此为明确的政治立场;非细菌之‘菌’,拒绝有害信息和言论;非水军之‘军’,操纵舆论达私欲者止步”。

一家地方官办网站的总编辑,能有什么需要自己开通微博来回应的热点问题?真有。上周末起,一段大众网内部QQ群聊天记录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根据截图,被指认为总编辑的朱德泉正为青岛官员盛赞“大众网平度拆迁事件仗义出手”而高兴,鼓励自家员工再接再厉,“我看这些事情都弄利索了后,我们在平度就打开局面了。宣传部的人说他们书记看了高兴地一塌糊涂。他们快被无良记者折腾疯了”。其中,朱德泉那句“好好总结,向网络办宣传部报个材料”的指示,更成为诸多围观者——尤其是来自市场化媒体的记者编辑——嘲笑“奴才”的最好证据。

想来,朱总编平时也少不得批评过外地官员“装鸵鸟”,这一回,事情摊到自己身上,他倒也学以致用。他开通微博账号的当天晚间,即以“环顾南北,无言东西”为长微博标题,答友人:“友人问今天北边一篇稿子看了吗?我说看了,《被指涉嫌非法拘禁,维权记者被刑拘》挺厉害,不用去现场,隔空勾兑一下自媒体信息就能成稿,还弄了个维权记者的标签装修。再被一些网络标题党,黑白基本就快彻底颠倒了。友人又问,今天南边有篇社评看了吗?我说也看了,《记者抗拆被拘:传真机坏了,真相不能坏》,更厉害,基本代表了人家的认识和水平,一立论就把“涉嫌非法拘禁”给改成“抗拆被拘”变了定性。我说真相是不能坏了,但是评论老抢跑,不等等你身后的真相,这世界可就真坏了”。

不愧是新闻界老手。且不说标题中蕴含的双关嘲讽,单是对那些“标签”的解读,就能体现朱总编看穿同行居心的能力。被他批评的南北双雄是指北京青年报和南方都市报,这两家媒体于周一分别发表报道评论,并通过门户首页转载的扩散功能,将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在家乡平度金沟子村抗拆之事,变成了公共舆论话题。

当然,微博上的消息传得更快。事发之前,@记录者陈宝成就拥有13万关注者,而他近年来也一直在借此争取外界声援,2010年10月中国青年报所刊《一个农妇的贪官笔记》,就是借由他母亲之口开始了对当地村民“被上楼”的爆料。及至上周,陈宝成通过微博账号又连续发布了多条对平度政府强行拆迁的控诉,附图显示,有挖掘机正在现场作业。上周五下午,他宣布“以身试法”:“我们抓到了一个涉嫌参与7月4日破坏公民私人财物罪的犯罪嫌疑人,已向平度警方报告……你们不作为,我只好自力救济,捆绑犯罪嫌疑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