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为何成立“碧山共同体”?

欧宁几年前成立“碧山共同体”,吸引艺术家参与乡村重建。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他从不同视角畅谈自己对未来中国的期许。

中国有数百万人不断涌入喧嚣的城市。而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却反其道行之。艺术家、设计师、编辑、大众文化鉴赏家欧宁最近就卖掉了北京的房子,作别城市富庶的生活,在安徽省,这个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的一个名叫碧山村的破败不堪的村子里定居下来。

为了促进增长、刺激消费,中国政府制订了大规模城市化计划,预计未来十二年将有2.5亿人口搬入城市。可是,欧宁却认为,中国的大规模城市化运动是一股颇具破坏性的社会力量,各阶层人民也不能平等地享有城市化带来的收益。因此,他希望能够鼓励人们回归农村,使乡村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得到平衡。

几年前,欧宁成立了“碧山共同体”,吸引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参与乡村重建。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他从一个不同的视角畅谈了自己对未来中国的期许,还谈到了他计划如何来弥补城市化进程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外对话(中):您出于什么原因成立了“碧山共同体”?

欧宁(欧):我关注农村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就出生在广东省西部的一个小乡村。后来,我到深圳上大学。之后,又搬到了北京,并且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2003年,我受威尼斯双年展的委托,围绕广州外来务工者聚集的三元里做了一个城市研究项目。

我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意识到,城中村里的各种问题都与农村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农民无法在农村生活下去,便来到城市,生活在棚户区里。

广州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首个对外开放的城市。城市发展需要更多的土地。因此,八十年代的时候,村民手中的土地被当地政府收回,农村被城市吞噬。农民没有了耕地,却仍然保持着农村户口,没有什么工作机会,他们就只好在自己的宅基地上盖房子出租。城中村聚居着各地来的低收入人群,所以治安环境很糟糕。

我发现这些问题的根源都在农村后,就开始阅读一些中国农村题材的书籍,读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农村改造运动先驱晏阳初 的事迹。我真的很钦佩他所做的工作。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就读于耶鲁大学。当时,有二十万华工踏上欧洲,从事清理战场的工作。这些人不仅不会讲欧洲各国的语言,中文的读写也成问题。因此,毕业后,晏阳初便奔赴法国提供志愿服务,不仅教授华工识字,还创办了历史上第一份中文劳工报纸。晏阳初认识到在平民百姓中间推广教育的重大潜力,因此立志回国,并在河北定县开展平民教育试点,通过大规模推动平教和乡建运动来提高民力和民智。他的事迹让我深受感动。

目前,中国正处在大规模城市化进程之中。每个城市都在花钱,每个城市都需要土地。如此一来,各地政府便将农村的土地拿过来卖给开发商。农民不仅贡献出土地,还贡献了劳动力。但是,他们却并未尝到任何甜头。最近一段时间,农民已经开始有了权利意识,因此,也就出现了维权运动。目前,在中国,这一过程已经发展到了十分危险的阶段。城市化运动正以一种比革命还激烈的方式、非常不公地对资源进行着重新分配。

因此,我决定为农村做一些事情。我买下了一间老房,研究如何才能促进农村地区的经济、文化、政治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