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媒体札记

媒体札记:李某某也翻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薄、薛、杨达才三案并流,导致对李天一涉嫌强奸案口水了大半年的网民颇有些意兴阑珊。无罪辩护与梦鸽当晚献唱却将文艺兵问题抛了出来。

李天一应该感谢薄熙来叔叔,有了他那场令人无法停止争论的世纪审判,什么案子都是小场面;李天一还应该感谢薛蛮子叔叔,这位网络大V后来居上地获得了“聚众淫乱”的身份,并在昨晚新闻联播里享受三分钟报道规格,成为几十年来中国待遇最高的嫖客;李天一或许还应该感谢杨达才叔叔,他的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今天在西安开审,门户等着随时发布消息——三江并流,导致对着李天一涉嫌强奸案吐了大半年口水的那批愤怒网民颇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没能再迸发出喝斥最强音。

当然,李天一最应该感谢的是他的母亲。放下军队歌唱家的尊严,代替70多岁的丈夫李双江走进长枪短炮的镜头包围圈,上访、出庭、发布声明,宁愿被围观路人骂成“婊子”,梦鸽已经做到了一切。而且,就是因为她不折不挠、不肯让步,坚持与原告针锋相对,非但赢来了像王小山这样的民间意见领袖赞叹“妈妈最伟大”,围观者对孰是孰非的判断总体上也产生了动摇,或者说,已经审丑疲劳。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李天一母子只需要等待法庭择期宣判,来看看他们选择的无罪辩护策略究竟能不能实现大逆转。

负责审理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昨晚通过网站发布新闻通报,声称“4名被告人的辩护人作有罪辩护,3名被告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当庭道歉。部分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已经明确要对被害人进行赔偿”。

那个不肯自认有罪的少年就是李天一。根据法制晚报报道,早在7月初接手此案后,律师陈枢就已经宣布将为李天一做无罪辩护。虽然此说引发舆论剧烈反弹,原告杨女士委托代理律师田参军斥之“伤口撒盐”,陕西凤翔一农村电焊工甚至气愤到为此微博扬言要炸掉北京市公安局,但并未动摇李家决心,5天前,得知开庭时间后,李家法律顾问兰和律师又通过北京晚报声称“作无罪辩护是坚定的,律师通过阅卷和分析,认为强奸事实不存在。梦鸽是有信心的!”

从攻防形势来看,在开庭前这几天里,的确是李家占据了主动权。陈枢和兰和联手,通过微博发动了对网络舆论的猛烈抨击,秦火火因为造谣被拘之事更是成为天赐良机,后者即据此连续反扑:“该账号对李双江先生、梦鸽女士和本人制造了几百条谣言,侮辱漫骂,无所不用其极。团队化、商业化的网络黑帮散播谣言,煽动社会情绪、激化矛盾,火上浇油,制造虚假民意,绑架政府和司法……在李天一案中,网络黑帮对舆论的误导和操弄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坚决支持北京警方,欢迎对网络黑帮采取严打的高压态势”。

并且,在22日的新浪微访谈中,兰和还提起了他曾经代理的药家鑫之父名誉案:“相同点在于未审先判,舆情汹涌。本案有别于药案的地方在于,舆情完全一边倒地喊打喊杀,并对李和李家进行全方位的揭秘和恶意攻击。这是前所未有的,很明显有人为操控的迹象。秦火火案的出现也证明了这一点……秦被抓后,我的骚扰短信和电话立马少了三分之二。这种舆情操控的目的就在于未审先判,为给被告人定罪打下舆论和伪民意基础”。

水军看得见摸不着,真正的对手还是原告。前一天晚间19时许,李在珂在博客中使出激将法:“仗还没开打,主帅就‘掉链子’了!我认为只要她出庭,当庭指控犯罪事实,澄清报案材料中的疑问,加上有检察官和法官撑腰,大胆地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一定会申张正义!有什么可怕的?在昨天法院召开的庭前会议上,我没有申请杨某出庭作证!因为我相信杨某会出庭作证的!只要她出庭,不论回答如何,她就赢了,首先在道义上就赢了!如果不出庭,人们会说:‘看!这丫头准是没说实话不敢出庭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