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汉字

用Chineasy学汉字

薛晓岚创建Chinaeasy是为了帮助人们认识汉字。她把汉字分拆成基本单元,讲述每个汉字的历史和文化,并用象形图片帮助人们记忆。

薛晓岚(ShaoLan Hsueh)出生在台湾,是一位书法家和一位陶瓷艺术家的女儿。她说:“我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与泥巴、笔、墨为伴。”她并没有马上继承父母的艺术遗产。她将自己称为一名毫无顾虑的“极客”,在大学里学的是生物化学,写过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相当畅销的微软(Microsoft)用户指南(“我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在其中融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然后成为了第一波互联网创业家,在1995年与他人联合创立了pAsia。该公司是互联网创业成功的早期例子之一,巅峰时曾有250名雇员。

后来,薛晓岚移居伦敦,在2005年创立了一家风险资本投资公司。但她最近的项目却与油漆罐和毛笔等突显其家学渊源的物件直接相关。薛晓岚正在开发一种思维共享软件,称为“Chinaeasy”,它是一种能让西方人阅读和理解汉字的突破性方法。(迄今为止)她用自己的储蓄来资助该项目,并通过自己的Facebook页面和网站毫无保留地免费分发出去。她说:“这是一种遗产,我愿与他人分享。”此时,我和薛晓岚正身处在Chineasy小小的SOHO办公室里,室内墙壁上悬挂的纸张在微风中飒飒作响,一个个汉字在纸上精妙地展示出来。

今年5月,Chineasy现象引起公众的注意,原因是薛晓岚今年2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TED大会上讲解了她的新学习方法,这场演讲发布到了网上。这是会场上极为精彩的一幕:她走上演讲台,介绍了9个基本汉字,包括口、人、火等。这些基本汉字为你认识另外数百个汉字奠定了基础。“后来很多人找到我,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他们从没想到自己还能学会汉字,现在他们很感兴趣,很想学习。”这场演讲已被观看了90多万次。

在这种用“识字卡”来学基本汉字的方法的背后,有着某些严肃认真的研究。薛晓岚在英国生的孩子对学汉语缺乏兴趣,这让她感到沮丧。她尝试了几种不同的方法来亲自教他们,还送他们去补习班。结果全都不管用。大多数方法就是不断重复、以说为基础,因此重点都是能说几个汉字,而不是认识汉字。薛晓岚表示,其中的问题在于“全是随机的,背后没有方法支撑。”她决定创造一种有着正确方法论、能吸引自己孩子的方法。

薛晓岚称为“业余爱好”的这个方法,耗时两年开发而成,那段时间她刚好不用打理自己的风投生意。多数工作都是在她孩子睡觉时完成的。(她女儿现在10岁,儿子8岁。)薛晓岚认识到,回归汉语的古老基本单元,也就是她小时候身边环绕的象形文字,才能引起孩子的兴趣、将汉字传授给孩子。

她说:“简而言之,我选择了数千个汉字,进行分析和分拆。这就像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乐高(Lego)城堡一样,如果不拆开,就不容易搞清楚它们是怎么搭建起来的。我在电脑上把这些汉字分拆开来并加以分析,发现尽管有数千个汉字,但它们都是由类似的单元组合起来的,就像乐高城堡是由一些常用的积木搭建起来的一样。你只需认识其中若干单元即可。有些单元的使用频率比其他单元高得多,所以这些单元是重点。”

薛晓岚利用自己的技术知识,花了几个月时间编写软件,用来记录、分析这些汉字,并将它们分组。她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向我展示了她设计的系统的简化图谱。这幅图看起来就像占星术星座的巨大投影,空间中纵横交错着无数线条。迄今她已绘制了数千个汉字及其组合字的图谱,并进一步加以分类,这些分类反映出了最早写出这些象形文字的古代中国人周围的世界。比方说,其中包括与自然、物体、身体部分和人相关的符号。薛晓岚用“日”字和“月”字来解释这里面的门道。“如果你认识了日和月,你就能构建出另一个汉字了——日月放在一起表示光明,因为在电被人类发现之前,日和月是光源。”

迄今为止,她已为大约200个最常用汉字制作出图解。

薛晓岚的目标是制作出动画,帮助学习者记住每个汉字。她表示,这一工程很耗时间,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每幅图解需要改二三十稿才能做好。她希望能把动画和发音都放到网上。(这将是学习Chineasy的第二阶段——因为汉字字型与发音之间没有联系,必须单独记住发音。)

今年7月,这个项目的团队(目前有10名工作人员,项目资金由薛晓岚提供)在KickStarter上发起筹款活动,目标是筹集7.5万英镑,用这笔钱完成另外数百个汉字图解的制作,然后放到网上、供学习者使用。Chineasy还在筹备出书,定于明年出版,另外还在制作识字卡、(当然还有)一款应用、以及其他学习辅助工具。

对西方人而言,单是能阅读基本的汉字就是一项巨大的心理突破。但薛晓岚的雄心不止于此。Chineasy的Facebook页面每日都会更新,她仔细地在其中写入每个字符的历史和文化。“如果你看到房顶下面有一头猪,意思就是‘家’,因为古代中国人在家里养猪。房顶下面有一头牛,意思就是‘牢’,因为牛被当作犯人一样圈起来。房顶下面有一个女人,意思就是‘安’,因为她会为你生儿育女,你会感到安全。如果你能这样讲故事,人们就会更加深入地理解中国的文化历史。”这些故事还是一种很方便的记忆法。

不管从什么角度说,这一系统都还称不上完美。在薛晓岚的TED演讲下面,有很多称其“没有水平”的粗鲁评论,说她的方法过于简单化或因循前人,或者说别人以前早就开发出了用“构字单元”来学习汉字的方法。

当我提到这些批评时,薛晓岚说:“我看过所有这些评论。”她指出,自己并不是试图取代现有的教学方法,而仅仅是加以补充。“我向他们提供了一个他们不曾使用过的工具。”她的教学方法无疑仍在萌芽阶段,但她的热情颇具感染力,这源自她对其他文化的好奇心——她只是在利用自己对逻辑系统和软件的了解,来构建交流的基本单元,帮助讲不同语言的人沟通。

这种方法经过精心的设计,旨在吸引“数字原生代”:在Facebook上,有两万左右的人“赞”了Chineasy,最大的三个用户群集中在美国、巴西和英国。他们大都是年轻人,即35岁以下。薛晓岚说,Chineasy的一些粉丝是居住在其他国家的第二代中国人,他们能讲父母的母语,但不能阅读汉字。即便是母语为汉语的中国人,也会对阅读汉字感到畏惧。“尽管汉字的个数超过两万,但多数中国人只认识几千个汉字。比方说,中国的大学生认识五六千个汉字。”薛晓岚第一阶段的目标是让Chineasy的学习者记住大约200个汉字。她说,以此为基础,他们能够组建数千个词。

这一想法颇为诱人。我看过几遍她的TED演讲,现在会上她的Facebook页面看看有没有更新,看看她有没有讲述新的故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记住了多少字,可能有十几个吧,但如果我打算前往讲汉语的国家,我会加倍努力。关键在于,薛晓岚让你感到,你能学会汉语。这就成功了一半。

Chineasy的课程既可单独学习,也可用作课堂辅助材料。不过,由于它是通过社交网络来传播,年轻的Chineasy爱好者往往会相互帮助。这是在将个人对个人的模式付诸行动:“我的很多朋友在Facebook上相互交流,成了朋友,高阶学习者会帮助初学者。”

他们不会坐等薛晓岚出现,告诉他们接下来该做什么。有些人自愿把Chineasy翻译成其他语言(目前它只有英文版)。薛晓岚说:“我希望有朝一日,Chineasy能成为一种语言之间的运动。”

另一方面,她认为Chineasy是一项更宏大的项目,能让西方人更广泛地接触所有亚洲文化。汉语是多种方言的集合,包括普通话、客家话、吴语、粤语等等。“它们有着相同的书写形式,那就是我正在教授的形式。多数汉字也在日本汉字中出现。这些字如何发音并不妨碍你认识这些字。”

因此,Chineasy有望为我们解开在亚洲各地的招牌、菜单、互联网页面和商业交易中出现的那些字符的隐秘含义。此外,它还能为加深文化了解搭起桥梁。

Chineasy从薛晓岚的业余爱好发展为对数千人都有意义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该项目对她最初想影响的两个人、也就是她的两个孩子非常有效——如今,她的孩子已经认识了200至300个汉字。

“他们一直在跟着这个项目学习,而且觉得自己的妈妈很酷。在他们的鼓励下,我会继续做下去。”

本文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生活与艺术版副主编

译者/倪卫国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