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蒋洁敏

中国国企投资与政治的边界

安邦集团研究总部:中国国资委主任蒋洁敏被免职一事引起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但我们更关注的是,蒋洁敏曾担任董事长的国企中国石油集团过去投资决策时出现的一些问题。

中国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调查,此事在中国中央政府“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败行动中,又添了重重一笔。虽然蒋洁敏够不够得上“老虎”不太清楚,但以他正部级官员的级别,毫无疑问是极有份量的问题官员。据以调查见长的《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今年3月18日,蒋洁敏从中石油到国资委报到,但对他的调查在3月底4月初就已开始。这意味着,在严厉反腐的背景下,每一位国企高管离任之时,都可能是一段风险旅程的开始。

引起安邦研究人员注意的,倒不是国企官员个人的腐败事实,而是媒体揭示出中石油在过去投资决策时的一些问题。问题之一是中石油在海外的投资并购。据来自中石油的人士称,中石油在加拿大等国收购的油气田项目存在不少问题,“花几十亿美元收购的项目,之前说是资质良好,结果轮到中石油自己开采,才发现其实资源贫乏”。据称,“海外有专门的机构,专门做这种把贫矿包装成‘富矿’的‘以贫扮富’的生意,卖给中石油赚钱”。国际上针对“中国需求”包装能源与资源项目,高价出售给中国公司来获得“中国溢价”,这已不是新闻。但中国国企在决策中如何规避风险?却始终未能解决,而且国企并没有什么长进。

问题之二是国企的投资决策与政治的“瓜葛”。据媒体引述知情者透露的信息称,蒋洁敏的问题,可能跟他与某位问题高官的“过多的交集”有关。消息称,蒋洁敏通过在该官员的任职地兴建石油炼化项目等方式,帮助该官员“提升政绩”。比如,中石油在辽宁有两个千万吨级的炼油厂,即大连石化和抚顺石化,其中的大连石化近年屡屡爆发严重的安全事故。2007年11月,中石油又跟随这位官员的任职变迁,决定在重庆市长寿区投资近150亿元,建设一个具备生产成品油650万吨能力的炼油厂;2009年,中石油宣布将这一炼油项目的产能提升至1000万吨级。

有关人士分析,中石油的相关投资项目从生产力布局上是很不合理的,中国北方的炼油能力早已严重过剩,而且大量所需的原油要从南方运来,运输成本巨大。即使中石油在重庆的炼化项目,原油也需要从缅甸运来。虽然投资决策是带有主观性的活动,但如果投资决策存在明显错误,那么其中很可能有另外的因素在影响决策。

在安邦的智库学者看来,上述两个例子揭示出一个问题:国企的投资活动与政治的边界在哪里?

广义来看,任何重大经济活动与政治都不可分,中国的海外投资、中国经济保增长、中国的全球能源战略……这都与政治有关,美国的经济与政治之间同样存在着密切联系。但尽管如此,在企业的微观投资决策活动中,却不能过于考虑政治意图,更不能为了政治意图而忽略企业的意义。一旦企业投资活动为政治所左右,它作为企业的利益肯定就会受到损害。

可能有人会说,在中国搞投资,根本无法摆脱各种政治利益,从项目审批到投资选点,从产业区规划到交通路线的安排,无不如此。尤其是国有企业的重大投资,为什么设在你那里,而不是设在我这里?这就要看中央、地方、国企的政治和经济“博弈”。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这几年,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市场生态明显恶化,这时候,地方政府争夺“有钱有权”的国企的程度明显白热化,这既是经济,也是一种政治。说得更直白一些,都是国有企业的资源,为什么不争抢过来用呢?不用白不用。

然而,国有企业终究是企业组织,而不是政治组织。如果在企业微观活动中也用政治考量来左右,这种企业的生命力不会强。做企业,就要有企业活动的边界,企业投资是一种经济投资而不是政治投资。如果把国企作为资源来与政治资源进行交换,这种模糊政治与企业边界的做法,将会首先毁掉企业。

国企也是效率组织,它要对股东利益负责,国企的投资活动要与政治保持边界。

(注:安邦咨询公司是中国内地一家独立智库机构,专注于财经与公共政策研究。本文只代表该机构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