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媒体札记

媒体札记:超生罚款糊涂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避开计生政策的讨论禁区,中国媒体齐声质问超生罚款的去向,当然这只是浅层追问,一语点破的是“社会抚养费是否绑架了计生政策?”

新华社昨天向社会抚养费制度漏洞发起冲击,并获各地媒体广泛响应。

南方都市报今晨头版头条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以及三方反馈:《“超生罚款”到底有多少?审计署回应:并不掌握社会抚养费的底数;卫计委回应:要求各地做好信息公开工作;新华社评论:不清不楚的账目掩盖了什么》。

前两段官方回应也是来自电稿:“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姚宏文4日晚回应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有关问题……姚宏文说,征收社会抚养费有法可依。且应当纳入地方政府预算管理……社会抚养费不属于中央财政收入,也不属于卫生计生部门收入;社会抚养费的收入没有对应的支出科目,也不允许与计划生育支出挂钩,更不是一一对应关系”;“审计署有关负责人昨日称,已于9月3日收到律师关于社会抚养费的信息公开申请,审计署将依法依规办理。审计署8月30日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相关会议上已提到,过去几年,由于民生资金和项目涉及面广、使用分散,受审计力量和技术方法的限制,对资金额相对较小、使用较为分散、涉及特定地区或特殊人群的农田水利建设项目、社会抚养费、扶贫资金等未组织过全面审计,也未能全面掌握这些资金的底数”。

新华社评论被南方都市报摘录出三段要点:“特殊的人口国情,决定了我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必须将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考虑到相对公平性以及在基层实施的可操作性,征收社会抚养费相对比较公平合理,也在实践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不容忽视的是,在各地实际征收的过程中,一些地方社会抚养费逐渐沦为‘糊涂账’”;“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真相被一些地方紧紧捂在手中,疑问必将在公众心中持续发酵。‘以罚代管’如果引发权力腐败,久而久之,政策的权威和政府的公信力也将深受影响”;“让数目庞大的社会抚养费公开透明,重要的是稳步推进改革的智慧和突破固有利益格局的勇气。当下,决不应允许社会抚养费成为‘糊涂账’。惟其如此,才能让政策和制度长久取信于民,赢得理解”。

或许是嫌新华社的口气还不够坚决,南方都市报再发自家社论,高呼《理清社会抚养费这笔“糊涂账”不容商榷》:“关于社会抚养费去向的追问,必定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议题’。一方面,‘单独子女二胎’政策放开的氛围日趋浓厚,这使得有更多的学者、民众开始有理由检讨此前以‘行政性收费’的名义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而撇开征收合法性的讨论,此一部分财政收入的用途又充满了神秘:从计生部门到审计署,没有一个部门能够或者是愿意把去向说明白。相对于前者,后者的理由避开了讨论的禁区,而成为舆论集中炮轰的目标”。

根据这篇文章的说法,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情况略微知情者,都不会对这笔“糊涂账”的存在感到任何一丝的惊讶,而且原因也不难理解:“因为计生工作是一项更依赖执行的工作,一旦计生政策上升为国策,执行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如何去调动基层计生系统人员的积极性,一定是需要各种奖惩激励的保障。这其中,计生工作的一票否决制是作为一种惩罚措施存在,而返还社会抚养费则以奖励措施呈现在现行的官僚体系内。正是基于这样的分析,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和基层计生部门的存在实际上已经相互绑定,成为一个固定的利益格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