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媒体札记

媒体札记:大V的功与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黑色星期五,“温和改良派”王功权被捕的消息像深水炸弹,给学商两界带来巨大冲击。但微博最热却不是“大V的黄昏”,而是王菲离婚。

黑色星期五,9.13,就要散。

人称黑色星期五,有可能,史称黑色星期五。

这一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商界精英集体感受到了1989年以来最严厉的言论管制氛围。一方面,是因为在过去四年中,网络社交媒体的兴盛让中国人享受到了革命性的信息传播便利和自由,如今一旦尺度收紧,“由奢入俭难”;另一方面,也的确是中共新任领导层展现出了比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坚决得多的控制欲望,习近平明显是在继承“延安整风”时代的方略,打击贪腐渎职官员,但同时也要将反对派的颠覆梦想扼杀在摇篮里。

所以,石扉客要用他在微博微信上苟延残喘的最后账号哀叹:“等后世写这段历史复盘时,这应该是中国自有网有来,网民们最为恐惧的一段时光吧?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和监狱只有一米数据线的距离。”

是王功权的被捕,压垮了很多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9月13日午时,经由笑蜀等人传递扩散,王功权在11时30分被北京警方从寓所带走的消息出现在互联网上,称“名义是传唤,涉嫌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14时许,同是王功权友人的郭玉闪又通过微博张贴传唤证影印件,画面显示,标明“京公(公交)传唤字[2013]2030号”的这份文书,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要求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嫌疑人王功权接受询问。当然,@郭玉闪曰同时要发布谴责:“虽为传唤,实则自9点半开始抄家两小时,收走一部电脑、两个镜框和若干公民徽章——虽然早有预期,但发生时依然难掩震惊。希望朋友们都能密切关注功权兄的安危。愿他平安。”

当晚21时许,确认王功权已被刑事拘留的家属通知书最终出现。

大V的黄昏,大V的末日——那个下午,微博上的自由派意见领袖们兔死狐悲、哀鸿遍野。用@封新城的话来说,“满屏都是王功权”。

严格来讲,王功权已经不是大V,他的新浪和搜狐微博账号早在一年前就被销号,残存的腾讯微博账号也在被传唤当天阵亡,而且,就算是没被禁止网络发言前,他的影响力也没能达到过家喻户晓的地步,普通网民知道他的名字,更多的是因为2012年5月那场事先张扬的“私奔”风波,把这个热爱吟诗作词的老头当成了酒桌上的调侃谈资。但是,尽管不是微博大V,但王功权绝对算得上是现实生活中的商界大V。他是中国1980年代末官员“下海”潮中的代表人物,是著名的“万通六君子”之一,是中国风险投资领域的开拓者,所以,比起半道返国的薛蛮子,他的商界人脉更加深厚,而且,因为言行相对温和低敛,他也不像薛蛮子那样在被拘前就富有争议,“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样的罪名也不会像“聚众淫乱”那样难免招致道德反感。总之,王功权的粉丝数可能远远不及薛蛮子,但他被拘捕的消息更像是深水炸弹,给学商两界带来了暗流汹涌的巨大冲击。

王瑛有理由第一个站出来。在这位女性投资人6月16日发布声明反对中国企业家“教父”级人物柳传志的“在商言商”论后,王功权曾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加以转发支持。此后,这两位同样立志“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的本家,频频被媒体归为同类,比如南方人物周刊就曾在8月初发表《公民企业家站在十字路口》,文中写道:“这两个久未谋面的人用词高度一致。王功权在互联网上的个性签名是‘VC007’,王瑛的新浪微博名是‘王瑛006’,俩人在思想上恰如这两个数字比邻而居……他们两个都表示体谅工商界的难处,‘可以不说话,但不要放大恐惧、制造恐惧’。至于他们自己,则选择了发声和行动。他们被称为公民企业家,由于所拥有的财富可以摊在阳光之下,加上个人强烈的社会关怀,其利益表达超越了企业和自身,参与社会生活的方式也大大突破了赈灾捐款、公益慈善等既有途径,以更主动的姿态积极进行政治参与和公共表达……很多人将他们的独立、敢言,与他们已经取得的财务自由联系在一起,寄望这样一群有资源、有影响力的人在转型期有更大作为。”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