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国债

FT社评:美国乱局无人胜出

美国人都在屏气凝神,看他们的政客能否在债务上限的下一个截止日期到来之前,展现出更多政治家风范。在过去的这场争斗中,美国损失惨重。

一战结束之时,费迪南•福煦(Ferdinand Foch)说了那句著名的话,他预言《凡尔赛和约》(Versailles treaty)带来的将不是和平,而仅是“20年的停战”。周三晚美国参议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结束政府关门状态和避免触及债务上限的协议,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然,该协议可能表明白宫与国会关系已真正恢复,但它也可能和《凡尔赛和约》一样,只不过标志着暂时的“停战”。不过,我们应该不用等太久就能弄个明白——这次的停战不会持续20年,只会持续不到20周。

人们听到该协议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如释重负。市场本来日渐担心,这一僵局会威胁到美国的整体信心和信用,该协议的达成暂时缓解了这种担忧。白宫在没有触及红线的情况下撤出了战斗。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坚持了拒绝就提高债务上限讨价还价的立场。预算问题上没有做出任何妥协。面对大幅下挫的民调支持率,共和党人被迫暂时妥协。

然而,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共和党的根本态度发生了多大改变。虽然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约翰•博纳(John Boehner)敦促其同仁支持在众议院达成停战,但他也谈到,将在今后几个月里继续反对《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尽管他表示会把重点放在“积极监督”和“聪明而有针对性的打击”上。无论如何,这都不能算是和平与和解的腔调。

博纳的许多同事打算更加有力地反对“奥巴马医改”(Obamacare),尤其是率先发难、展开21小时阻挠议事(filibuster)的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斯(Ted Cruz)。这些人在茶党(Tea Party)内的人气急剧攀升,这让他们有充分的动机坚持战斗。他们在经济上也得到了好处。克鲁斯的筹款额在第三季度翻了一番,超过了100万美元。大多数既不是茶党拥趸也不属于温和派的共和党议员,会忍不住向克鲁斯的立场靠近。此外,近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众议员和近40%的共和党参议员投票反对周三晚间结束此次危机的议案,这间接表明他们支持违约。

所有这些对一项重大的财政协议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该协议需要纳入一些增税或消除税收漏洞的举措,以赢得民主党的支持。周三晚间,奥巴马再次提及包含企业所得税改革和控制养老金领取者医疗和退休成本的“大妥协”方案。许多共和党人会乘机要求降低整体税率和控制福利预算。但他们在茶党中的同志继续坚称,堵塞税收漏洞带来的全部收入,应当足以弥补降低税率产生的亏空。在刚刚发动过一轮损失惨重却一无所获的攻击之后,这种僵化的态度只会伤害他们自己。除非共和党人表现出新的妥协意愿,否则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同样的“无人地带”(no-man’s land)。

奥巴马显然也需要一项重大的财政协议。在此次危机中,奥巴马在更大程度上是过错的承受者,而不是过错的制造者。但他的职责是超越政治。奥巴马可能会忍不住想惩罚将政治带到悬崖边缘的博纳,但他应该抵制住这种诱惑。共和党人已在民调中受到严厉惩罚,再借此大做文章将会扼杀本已渺茫的大妥协前景,并毁掉恢复移民改革和用更深思熟虑的计划取代“强行分段减支”(sequestration)的希望。今后三个月很可能是奥巴马打造其第二任期遗产的最后良机。现在正是他帮助消除敌意的机会。

美国人现在必须屏气凝神,看看他们的政客能否在这场持续斗争的下一截止日期来临之前,展现出更多政治家风范。美国政府可能会在明年1月15日再次关门,在明年2月初可能再次触及债务上限。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机会(尽管这种机会有些渺茫)在于,议程掌控在头脑清醒的人手中。

但与此同时,我们有必要强调一下最新一轮争斗的代价。近100万联邦雇员带薪休假;听任亚洲贸易协定谈判陷于停滞,结果是中国正在寻求达成与之抗衡的协定;此外,美国已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声誉严重受损。没有哪个共和党人能把这一切视为一种胜利。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