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信息安全

FT社评:互联网企业应对用户数据负责

虽然在政府过度监控的问题上不应苛责持有大数据的企业,但企业也应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多用些心思,不能把问题完全归咎于情报人员。

当大数据遭遇四处窥视的扰人政府时,公民自由意志论者的噩梦就到来了。今年一连串有关美国政府过度监听的爆料在告诉人们,在公民社会中将如此多的个人信息集中于少数主宰数字时代的数据公司手中,风险巨大。

就在本月,多数美国互联网大企业都加入了呼吁政府有所收敛的队伍。但这种联合行动在过去收效甚微:五年前曾出现过一个类似的反对互联网审查和政府侵犯公民隐私的“统一战线”,名为“全球网络倡议”(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但并未取得多少成果。如今,是时候让互联网企业正视一下自己的责任了。

数据收集量的指数式增长要求更有效的应对方法。目前已经出现了许多收集数据的新设备,包括:智能手表这类“可穿戴设备”,能随身收集大量与个人有密切关系的数据;数十亿个嵌入“物联网”的传感器,可随时跟踪周边世界的微小细节;还有能对人和场所进行监控的机器人和无人机,。

凌驾于这道数据风景线之上的谷歌(Google)们和Facebook们,不能为迫使他们交出用户信息的法律负责。但更麻烦的问题在于此事给人们造成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互联网企业对所掌控的数据漫不经心,也没有尽力为用户的权利与政府的滥权行为作斗争。

在线广告经济依赖的就是收集尽可能多的用户信息,方能对用户的偏好做出更精准的判断。这种做法正中情报机构下怀,对他们来说各种数据池是充满诱惑的狩猎场。谷歌和雅虎(Yahoo)对网络上大批量发送的数据未予加密,而且这些数据常常是通过从其他公司租用的线路传递的。这些都为情报机构截取数据提供了可乘之机,并反映出企业对这类数据不够上心。

更糟糕的是,部分企业可能在政府的全面监听中默默扮演了共谋的角色。经验表明,不是所有企业都准备与政府对峙。2006年,几家企业都曾屈服于美国政府的要求,交出了互联网搜索数据,只有谷歌抵制了这一行为。如今,在政府监听的问题上,很难想象各企业不会出现同样的分野——既有坚决抵制的“硬骨头”,也有顺从政府要求的“软骨头”。

当互联网企业成为规模空前的信息池,他们必须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保护用户利益。一方面要重新思考企业应保留多少数据,保留多长时间。另外,用户应有权得知他们的何种信息将被存储,同时还应有权删除更多数据。

如果说就连谷歌这样的尖端企业都易于被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侵入,那么显然应重新考虑一下个人数据的安保程序了。对于企业的内部安全和合规程序,包括企业在何种情况下会向政府提交信息,建立独立监督及面向用户的报告机制可能也是一种合理措施。

至于巴西这些国家提出的与其公民有关的数据须存储需在本国境内的要求,则有些矫枉过正。这么做可能会削弱开放的、全球性的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然而,对于这类想法,企业只是不假思索地予以否定是不够的:企业应考虑将所持数据分隔管理的办法,以更好地保护用户权益——即使这么做可能削弱企业现有商业模式。但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呼吁分拆大规模数据池的呼声将越来越大。那时企业将不能再把民众的反对完全归咎于情报人员了。

译者/简易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