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经济

英国仍需汲取金融危机的真正教训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经济的真正问题,是此次金融危机对产出和生产率的影响。财政失责并非这些灾难的原因,消除财政失责并不能结束灾难。

一个过路人看到一名男子在路灯下找东西,就问他在找什么。“我的钥匙,”他回答道。他们找了一会,但一无所获。过路人问那名男子他是否确定把钥匙丢在这了。“哦,不,”这名男子回答道,“但这里有光。”

英国的经济辩论就是如此。所有人都看到此次危机遗留下了财政赤字这个严重问题。我们很容易同意,政府有必要考虑将它列为优先事项。我们也会很容易同意,这些赤字是财政失责的结果。但真正的问题是此次金融危机对产出和生产率的影响。人们应关注的是如何恢复损失的产出以及生产率。财政失责并非这些灾难的原因;消除这个问题并不能结束灾难。

英国现在的人均产出和劳动生产率远远低于长期趋势水平。例如,2012年英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1950年至2007年的趋势水平低了12%。这是一场严重衰退以及随后有记录以来最疲弱复苏的结果。低失业率这个亮点其实是生产率大幅下降的反映。正如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学者西蒙•雷恩-刘易斯(Simon Wren-Lewis)所辩称的那样,这是一种政策失败。

一些人认为,英国在2007年由债务驱动的繁荣是不可持续的。其实当时的产出没有超出长期趋势水平。这种趋势什么时候以及为什么就变得不可持续了?

与美国或西班牙不同,英国没有出现过建筑热潮,它也没有经历私人消费的飙升。房价曾急剧上涨,但随后却没有像爱尔兰、西班牙或美国那样崩盘。债务的确出现了激增,但那主要是为了购买越来越贵的房产。随后的抵押贷款亏损的规模一直非常小。从1998年至2008年,金融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确实从6%升至9%。但这不足以证明2007年的产出是不可持续的。预测者马后炮地认为它是不可持续的。这是标准的周期性调整的结果。然而,薪资和物价都没有显示出经济严重过热的迹象,这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情况不同。

如果英国经济没有在2007年出现严重过热,那么认为危机前的财政政策明显不负责任的看法就站不住脚了。2007年底,英国净公共债务与GDP的比例为38%,约为其长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在七国集团(G7)中属于第二低的水平,排在加拿大之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08年4月的估计,英国2007年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达到GDP的3.1%。这个比例很高,但算不上灾难。2007年,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略低于40%,几乎与1996年完全相同。1996年是约翰•梅杰(John Major)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的最后一个完整年度。

因此,如果英国经济没有在2007年出现严重过热,而且财政政策也没有极度不负责任,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危机之后的产出损失以及随后的财政恶化?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此次的全球金融危机。恐慌导致金融行业利润、金融中介活动以及经济活动急剧下降。财政恶化是这些下降的结果。既然事实证明经济恶化是长期的,唉,那么财政恶化也是长期的。

不管此次危机的根源是什么,它都带来了令人非常头疼的问题。但迄今为止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减少产出的永久性损失。即便英国经济持续以每年近3%的速度增长,但按现值计算,损失的产出也会接近其年度GDP的5倍。这就是为什么姗姗来迟的复苏不是什么了不起成就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