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遗民与蝗虫(二)】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场变相民主选举的公投失败,民主党让人倍感失望,地产霸权所代表的垄断经济结构日益坚固,香港社会被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包围着。
2014年01月02日 07:30 AM

遗民与蝗虫(二)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八十年代的香港,因回归产生出一种莫名的亢奋,这亢奋在1989年夏天达致高潮,转化成一股巨大的愤怒、失落与恐惧。

提起这段时间,他轻描淡写,台湾民主转型给他鼓舞,他曾对中国充满希望,期望赵紫阳会像蒋经国那样,把中国带向一个民主体制,直到六四事件的爆发。

1990年,他前往著名的哥廷根大学就读。不过,这与这时代转变没什么关系,它更像是自我寻求。不过,似乎从一开始,这寻求中就带有显著的文化与身份焦虑。“从窗口向外看,是一片黄土,然后是白雪皑皑,然后又是一片绿色,我流泪了,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生活是这样,我们的地理环境太差了。”他对我说起乘坐飞机从香港出发,穿越中国、进入西伯利亚的经历。

五年的留学生涯记录在这本《留德随想录》里。随想录中的文章主要是为香港杂志《年轻人周报》所写,这份小众的文化杂志是他与故乡的主要纽带。文章无外乎德国见闻,对香港生活的回忆,偶然的时事评论,如他所说“文章有去国怀乡之思,也有初入新邦之喜”。

书中令人着迷的是他的博闻强识与敏锐的感受力,从西谚到中国诗词间的跳跃,行文风格半白半文,处处流露着散淡、疏离与嘲讽,像是个饱经世事的老夫子,像是这样的句子处处可见——“香港真是太小了,像个廉租的小室,容不了后院与前庭,于是香港人就看不到过去与未来”,“有人到了中年,如林语堂说,会学上‘低飞’的本领,理想主义被世俗智慧和金钱磨蚀。在我来说,低飞、高飞都无妨,高飞是要飞高,低飞是要飞远,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随兴之所至,事事无碍,快乐便大笑、大吃大喝,悲伤便啼哭由于,喊着要自杀上吊,不必像古人,将快乐推迟而只拥抱忧患,也不比今人,将痛苦推迟而只拥抱快乐。”考虑他当时不过30岁左右,这实在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对于熟悉陈云的人来,他此刻的思维方式在20年前就已埋下伏笔。“(香港人)八九民运用钱支援学生,惹来‘反共基地’之名,今年终于天赐良机,可以用钱赎身,买回‘爱国同胞’之名。其实本是无罪之人,何须买赎罪券。”他在1991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他还预言道“中国山河破碎,劫难会旋踵而来,香港要准备各式‘爱国税项’了。当港人‘良心疲惫’,不堪苛索时,便有嘴脸可看”。在备注中,他也把这篇文章视作20年后的“城邦自治思想”的发端。

让我深感兴趣的则是他和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短暂、却不失深刻的接触。1993年到1994年,他曾出任德国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席。因天安门悲剧而迅速集结起的海外民主运动,在短暂的风光后,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分裂,而这个香港学生意外地卷入其中。在他的描述中,他最引人注目的成就,是大规模地把非法中国移民引入协会。他帮助来自福建长乐、浙江青田的偷渡者们获取德国政治庇护。他的看法是,与其让民主运动陷入封闭的奄奄一息,不如让它开放给更多的人,即使他们压根对民主运动没兴趣,至少人数众多。

他还说起自己如何应对德国政府的刁难,如何孤身为移民提供法律援助,可能面临的不测,这本《主席日志》正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倘若遇害,警察可以循此找到线索。他也乐于强调,自己的成就赢得了多少人的仰慕,成为了当时侨领,遭遇到各种奇遇。

相关文章:

镇定的“黑手”(二) 2014-03-21
漫长的休假 2014-03-07
托克维尔去哪儿了(三) 2014-01-30
托克维尔去哪儿了?(一) 2014-01-16
遗民与蝗虫(三) 2014-01-09

许知远上一篇文章:

遗民与蝗虫(一) 2013-12-26
本文涉及话题:中国纪事 香港 陆港矛盾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现任职于《生活》、《东方企业家》杂志。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