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战

FT社评:我们应该反思一战教训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个世纪后,我们不必担心世界将面临那样一场划时代的重大灾难,但今天与彼时仍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1914年1月的时候,欧洲很少有人能想到,7个月后,他们的政治和军事领袖将把全世界拖入一场灾难性的战争当中。在欧洲大多数国家的首都,公众的注意力正被其他事务所吸引。英国正忙着应付爱尔兰自治运动和国内的其他麻烦。所有巴黎人的注意力即将被“卡约(Caillaux)事件”所吸引,在这一事件中,法国政治家约瑟夫•卡约的妻子开枪打死了《费加罗报》(Le Figaro)主编,以谋杀罪接受了审判,但被判无罪。

1914年初担任俄罗斯帝国大臣会议主席的弗拉基米尔•科科夫佐夫(Vladimir Kokovtsov)在回忆录中说,当时圣彼得堡政坛的焦点是格里高利•拉斯普京(Grigory Rasputin)的人品问题,他是沙俄皇室的“圣人”,擅长催眠术。与此同时,一个身无分文的24岁奥地利青年画家正在慕尼黑逗留,以逃避祖国的征兵。他的名字叫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

那年的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Franz Ferdinand)在萨拉热窝遇刺。1个多月后,战争爆发,并发展为多条战线。到1918年11月一战结束时,士兵和平民伤亡人数达到了数千万人。

尽管在进入2014年的今天,我们没有理由担心世界即将面临那样一场划时代的重大灾难,但今天与彼时仍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今年,各国政府和民众理当举办各种庄严的仪式,纪念一战爆发100周年,悼念逝者。与此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反思那场持续了4年的灾难带来了哪些教训。

第一个教训是,我们要区分引发冲突的偶然性因素,以及国际关系或国内事务中更加根深蒂固的紧张因素——后者是导致战争的根本原因——而不能混为一谈。在萨拉热窝刺杀事件前很久,就已有许多因素为一战的爆发埋下了种子。众所周知,无论是在20世纪早期还是在今天,恐怖主义事件都同样难以预防。但全球军事、政治和经济领域的紧张局势是政治家能够并且应该解决的。按照公认的国际规则行事,确保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的竞争保持有序,这是政治家的职责。

另一个教训是,相互对立的民族主义的摩擦,加上民族自尊心、远大抱负、愚昧以及受到悉心呵护的历史宿怨,这些因素在当今引发战争的能力不输于1914年。如果随着新兴大国的崛起和传统大国的相对衰落,国际体系重写秩序,这种风险就尤其突出。100年前是德国在谋求取代英国“日不落帝国”的地位,如今这种争夺越来越明显地是在中美两国之间展开。中国与其依赖美国支持的东亚邻国近期在东中国海的争端,让人联想到1914年前夕德国与英、法、俄三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边缘政策的运用在国际关系中不可避免,但尊重他方的动机和正当利益至关重要。就这一点而言,稳妥地推动伊朗核问题争端达成和解,这是一条有望成功的道路。

第三个教训是,怀着以下想法贸然参战是愚蠢的,即:这场战争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不会耗费太多资源、不会产生不可控的后果。1914年,欧洲的一些政治家和将领就怀有这样的幻想,他们的眼光还局限于半个世纪前导致德国和意大利统一的那些有限战争。美国和英国政府2003年入侵伊拉克时也是这样想的。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对这两场战争的估计错得多么离谱。

最后一个教训是,如果战争真的爆发了,那么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要在战争结束时构建稳固的和平。1919-23年的巴黎和谈并未完成这一使命。到1939年,当初那个逃避征兵的奥地利青年在柏林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全世界即将付出比1914年更为惨重的代价。

译者/阑天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