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民与蝗虫(三)】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这个以中国崛起为特征的新秩序中,香港的旧有矛盾被加剧了。陈云代表的民粹主义、排外主义正是响应了这种困境。
2014年01月09日 07:28 AM

遗民与蝗虫(三)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对于他一手建构出的“香港城邦论”,他也说着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一个城邦必须驱赶穷人,而城邦也一种过渡状态,难以长期持续。他当然更无法应对城邦中的“正义”与“自由”问题。

他还对我臧否人物,他说黄毓民是个投机分子,只要他能出足够的钱,他就能与他合作,凡在政治上的生存者,必是投机分子。他对黄之锋则有不屑,“没有一点痞子气,怎么搞运动呢”?对他来说,香港本土意识与民主意识都未觉醒,他们愿意表面抗争,却还没准备坐牢。闽南人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作用大,他们是为土地付出了一代代人,一个没有政治犯的地区,是不能获得民主的。

问起他所做的一切的内在动机时,他竟说,他没个人理想,只要活下去,好好享受生活,多挣钱,多玩几个女人。

面对这样的自我剖析,我反而无法追问了,他是我从未遇到的类型,更像是江湖术士,而不是学者。

这次见面后,我对他充满了困惑。我曾赞叹他的才华,为香港论述提供了一个意外的视角,如今又感到他是个难以理喻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他有某种毛泽东式的风格,所有的知识,只要是需要,他就按照自己的意志来使用它,从不管它们内在的关系或前后矛盾,只要它能支持此刻的主张。他也从不会因昔日的论断而后悔与汗颜。

接下来的日子,他看着陈云迅速变成一个极端的仇恨者,谩骂“蝗虫”已算是温柔的了,他连雷霹六四集会的诅咒也能说出口,除去疯癫,似乎找不到更准确的词语来形容他。他彻底从一个敏锐、博学的文化批评者变为一个政治上的仇恨者。他又出版了《香港遗民论》,算是《城邦论》的后续,不过已是老调重弹,行文似乎更为粗糙。

在广东道上,我看到很多时髦的男女,挎着FENDI,拉着黑色拉杆箱,不知里面装的是化妆品、还是名牌衣服。尖沙咀的广东道曾以“玉器铺”闻名,过去的几年里以名牌店著称,它是大陆游客购物的聚集地。在街上,你到处听到普通话,他们似乎要买下整个香港。就是在广东道上的D&G店,促成了“蝗虫论”的诞生。

在D&G的斜对面,是一家小小的书刊厅,上面摆满了印有薄熙来与习近平照片的书籍与杂志,都有着耸人听闻的独家内幕。那些浑身名牌的内地游客们,也会在箱子塞进几本这类的书籍或杂志。不管他们变得多么富裕,在他们生活的体制下,他们被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与无力感左右,无节制的消费不过是为了获得欺骗性的确定与满足,某种暂时性的支配感。这种诱惑也反应了中国的新现实。香港不再代表物质神话,却仍有值得信赖的公共系统。它也提醒着崛起中国的另一面——它在经济上崛起,但其政治与公共生活却愈发封闭,整个社会的道德与信任系统已然崩溃。中国的内部困境,在香港得到了另一种释放。

与寂寞的宋王台一样,喧闹的广东道是陈云的理论灵感之一。倘若前者提供了绵长的文化基础,令香港与已“去中国化”的中国区隔开,广东道更是提供了现实的证明。对于陈云来说,这些阔绰与粗鄙的“蝗虫”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人,他们是一个邪恶制度的产物与共谋者。

相关文章

镇定的“黑手”(二) 2014-03-21
漫长的休假 2014-03-07
托克维尔去哪儿了(三) 2014-01-30
托克维尔去哪儿了?(一) 2014-01-16
遗民与蝗虫(二) 2014-01-02
遗民与蝗虫(一) 2013-12-26
朋友们 2013-12-19

许知远上一篇文章

遗民与蝗虫(二) 2014-01-02
本文涉及话题中国纪事 香港

分享本文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现任职于《生活》、《东方企业家》杂志。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等。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