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界格局

展望当今世界大趋势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世界变得日益富裕,经济实力正朝着新兴国家再分配,但安全秩序却不断变弱:中东的战争、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等,世人有目共睹。这带出一个巨大的疑问:中国将如何行动?

表达善意的季节(指圣诞节——译者注)已经让位于新年的预测潮。大多数预测很快就被人忘掉了——幸好如此,因为预测者的准确率低得可怜。当今世界的节奏太快,就连最敏锐的水晶球占卜者也跟不上。研究未来的更好方式是梳理那些塑造着全球格局的基本力量。由此得出的大格局是人们日益富足和充满机遇,但安全状况不断下降。

尽管有很多人作出悲观预测,但世界仍在变得日益富裕。欧洲可能深陷欧元危机,美国可能深陷政治僵局,同时其空前货币刺激政策的退出无疑会在其他地区引发问题,然而主要故事依然是全球产出稳步增长,转变着数十亿人的人生际遇。无论是西方还是世界其他地区都充满机遇。

经济实力正朝着新兴国家再分配,这预示着另一个根本转变。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仍很贫穷,但在未来20年内,多数人将跻身于中产阶层。墨西哥、印度尼西亚、越南、巴西、土耳其以及其他一些国家正处于中国和印度曾经处在的发展阶段。投资者正在发现非洲,就像他们曾经发现亚洲和拉丁美洲一样。到2020年左右,这些经济体还会有10亿消费者跨入中产阶层行列。

全球中产阶层的崛起指出第二个大趋势:新兴经济体的民众日益要求政府接受问责。臣民正要求被当作公民。对民主感到乐观似乎与直觉不符,因为叙利亚、埃及、利比亚和伊拉克的事态糟蹋了阿拉伯之春的理念。中国在面对全球经济动荡时表现出的韧性,也为那些宣扬替代模式的人提供了依据。

但各股潮流仍在向正确的方向涌动。即便新近富裕起来的民众没有强烈要求实行西方式体制,但他们高高举起的标语呼唤着法治、人格尊严和个人自由。腐败已经成为头号公敌。

撇开埃及不论,军事政变已经不合时宜。非洲部分国家正在见证和平的宪法过渡,拉丁美洲开始摆脱左翼民粹主义。没有人比中国领导层更担心富裕程度不断上升可能带来的政治和社会动荡,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第三个大趋势可能令人担心,也可能让人觉得可喜,取决于你站在什么立场。美国正退出苏联解体后它承担起的全球责任。美国的霸权日益受到挑战,法国近年曾担心的“超级强权”现在只是一个超级大国。

目前仍没有什么安排可取代“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相反,冷战的整齐对称以及之后短暂的单级霸权,正被多极化的全球实力格局所取代。

形势与选择削弱了美国充当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保护者的能力和意愿。就形势而言,美国霸权开始受到中国等国崛起的挑战,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汲取了代价昂贵的教训。在选择方面,厌战、预算制约和能源接近自给自足,都降低了美国解决“别人的问题”的热情。

叙利亚事态的教训是,作为一个选择性的超级大国,美国在让军人冒生命危险、并投入资源进行海外干预之前,将应用更严格的国家利益标准。世界各国首都已感受到了这种影响,盟国和对手都怀疑美国是否有决心捍卫现状、抵制某些新兴强国过于强悍的要求。美国仍是对世界各个角落都很重要的唯一大国,但华盛顿方面不再认为世界各个角落对美国都很重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