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股市

新股发行改革勿再挑战市场底线

FT中文网编辑冯涛:一边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一边是“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此次新股发行改革自相矛盾之处尽现,受挫的市场背后,市场化方向面临再抉择。

一边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一边是“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这句话用来形容中国新股IPO改革再合适不过。

2014年伊始,阔别一年多的新股IPO率先回到投资者视线中。从IPO重启至本周一14个交易日中,A股市场市值蒸发逾万亿,新股井喷式发行的同时,上证综指却不断的创出新低,周一沪市重回“1”时代。去年11月中国证监会推出旨在市场化方向的新股发行改革措施,但是从推出后的实际效果看,不仅老问题未能得到充分缓解,甚至出现恶化之势,中国IPO新问题也继踵而至。从而出现了政府行政之手“被迫”重现江湖的尴尬之举。

江苏奥赛康药业于网上申购前夕暂缓发行;当日中国证监会表示,新股发行市场化不代表放任自流,并于第三日晚间推出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新规定。新规出台后,汇金股份、东方网力、绿盟科技、恒华科技及慈铭体检,五家公司相继发布暂缓新股发行或推迟刊登发行公告;晶方科技申购当日紧急叫停;中国证监会启动新股发行过程的抽查,涉及13家主承销商及44家机构;陕西煤业IPO筹资规模减半;纽威股份上市首日被临时停牌;宏良股份暂停IPO发行;媒体质疑我武生物网下发行内幕。

此次IPO重启折戟告诉我们:新股发行改革即使方向是正确的,但如果监管层在政策推出前,不能充分预估到市场可能出现的过激反应,同时政策出台后市场出现与政策初衷相悖的新问题时候,监管层没有准备相应的应急措施,或者说保持足够的“容忍度”,试图再次通过行政之手进行亡羊补牢式纠错,只能说明一点:去年11月推出的新股发行改革措施是失败的,并且不由让人对其产生“伪市场化”的疑问。实践证明,希望让各方利益都满意的平衡方案是不存在的。

此次IPO按照市场化的方向重启,实际上有些问题是可以也应该预见的。比如新股市场化改革无法短期内从根本上解决新股“三高”(高价发行、高市盈率、超高募集资金)问题。奥赛康原定发行价每股72.99元人民币,发行市盈率高达67倍,高于55.31倍的创业板医药制造业市盈率,也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IPO新政后新股定价赋予了主承销商和发行人更大的主动权,在奥赛康初步询价期间,主承销商完全有权力通过技术手段将过高的报价部分剔除,以保证新股定价相对合理,但是从结果看,显然他们没有这么做。虽然程序上完全合规,但相比于创业板相关行业公司的市盈率,奥赛康定价明显偏高。但监管机构临时叫停奥赛康IPO的行为,则需要打上一个问号。是事先对问题预计不足病急乱投医,还是说对市场化的阵痛因噎废食?

再如,IPO暂停超过一年,堆积大量希望上市的企业,当闸门重开,如此快节奏的新股发行,市场消化以及承受能力势必会面临严峻的考验;同时,投资者短时间面对诸多新股,根本没有足够时间对其质素做出合理判断,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市场的投机氛围,并且大量企业集中发行,加固了投资者心中中国股市圈钱的印象。

还有,日前中国证监会紧急发布《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内容涉及对新股IPO询价和路演过程进行抽查等,随后多家准备上市的企业发布暂缓IPO的公告,同时因发行人出现信访待核查事项,晶方科技暂停IPO;因财务数据遭媒体质疑,宏良股份暂缓IPO。监管制度的完善以及力度的加强,使得待上市企业自查取得一定的效果,但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目前待上市公司仍存在较多的问题。企业上市过程中,较低的违法违规成本促使它们铤而走险,这不能不说是监管层对新股改革过程中的法律问题存在疏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