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我的火锅社交

陈亦珈:留学生们聚在一起吃火锅,成了最佳休闲娱乐方式

尽管通常来说,此类活动中的交流并不深入,但是大家还是会觉得很开心。因为至少在这样的时刻,会有很多人陪在身边。为了能有人陪,还有的朋友愿意花上大半天做个大蛋糕专门请人来品尝,还有人乐此不疲地请同学们到家里蹭饭。我并不觉得这样的“食物外交”有何不妥,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也不过是一种资源的有效分配方式。如果说功课好、长得漂亮、有车有钱都算一种资本,那么离开家庭的帮助后,会做好吃的食物也成为了一种巨大的优势。手艺非凡的大厨,永远位列各个party的VIP邀请名单中,而食物也成为她的社交手段。

当然,以食物为名的“外交”背后是真实的生存压力。

一个人出门在外,有很多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社交实在太重要了。我还记得刚来麦屯的时候去超市采购的情景。因为当时认识的人不多,麦屯也没有出租车,所以出行全靠公交车换乘,甚至连买来的家具都是自己搬回来的。正是出于这种困境,“有车”就成为了社交活动中的重要加分项。因此,无论是去买菜,去动物园,还是去数英里外公交不达的电影院,提供 “搭车服务”的男生往往会成为一个小社交圈的中心,从而更能俘获女生的好感。

留学生社交的另一个动力来自于孤立的生活状态。在外租房的留学生一般两人一屋,有些甚至单住。而在国内念大学的时候,总是四人或者六人一屋。因为现在跟室友的专业不同、课程不同,有时候就住在邻屋的姑娘可能好几天都见不上一面。另一方面,跟生活在另一个半球的家人和老朋友们之间的交流变得困难了。以前我念本科的时候,总会想着空闲下来就回家陪陪家里人,跟他们聊聊天。来了这里之后,因为时差的关系,我每天只能通过微信跟爸妈说上几句话。我奶奶总是念叨着:“宝宝,早点睡觉啊!”但是她没有办法理解我每天为了完成繁重的数学作业都要熬夜到两三点。

对于很多像我这样刚出国的留学生来说,因为周围突然少了可以说话和发泄情绪的人,所遭遇的最大冲击就是心理上的——留学生们普遍都很寂寞。所以,最佳休闲娱乐方式就是社交,去跟很多人待在一起。比如,身边会有男生一出国就急着找女朋友,要是一个追不到就马上转换目标,直到找到一个可以一起打发时间的人为止。同学之间经常会一起去进行各种团体娱乐活动,像网球、羽毛球。这些运动虽然在以前也会做,但是现在的频率高多了。也会有人纯粹因为太无聊、太空虚,而选择在中午或者晚上这样的空闲时间去打工,在餐馆里刷盘子、盛饭都可以,去学校监考本科生考试也行。不为攒零花钱,只是为了逃避一个人的寂寞。

所以,如果在周末偶尔睡到快中午,这时看到有人发短信邀请我说:“亦珈,今天来我家吃火锅吧!”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说:“好啊!”心里乐呵呵地想着,今天又不用自己做饭了,又有人陪我聊天了。

陈亦珈的花费:

火锅频率:平均两周一次。

花费:人均10美刀左右,但是一般由组织者承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