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打车软件烧钱能烧多久?

戚德志:这似乎是一场皆大欢喜的价格大战

2月24日,我在手机上下载安装了“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两个APP应用,并分别关联了支付宝账户和微信支付账户。

中午,我先通过“快的打车”发出了当时所在位置以及准备前往位置的文字信息,但五分钟内没有响应。随后,我又通过“嘀嘀打车”发出了“现在用车”的语音信息。大概一分钟的时间,一辆由张师傅驾驶的出租车接了我的单子。两三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我的面前。

抵达目的地之后,打车总共花了32元人民币,首次微信支付减掉15元人民币,换言之,我自己只支付了17元人民币。而那位张师傅,也因为我这一单,在他的微信支付账户中得到了10元人民币的补贴。我使用打车软件的首次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体验,到此结束。

乘客缩减了开支、出租车司机拿到了额外的补贴,背后买单的则是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阵营的移动支付战争:2月17日,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分别将每单补贴调升至10元人民币和11元人民币。第二天,嘀嘀打车宣布微信支付每天有三次机会随机获得12元人民币至20元人民币不等的补贴。随后,快的打车将最低补贴额度提升至13元人民币,并宣称“永远比对手多一元”。不过最近,这种奖励幅度已大幅降低。

这场让参与交易的双方主体——作为买方的乘客和作为卖方的出租车司机——皆大欢喜的价格大战,是否真的像看上去那么美?在跟张师傅一路攀谈之后,我觉得至少有如下几方面问题会变得非常严峻。

首先,出租车的营运压力将空前增加。以上海为例,即便是在风和日丽的时候,上下班高峰打车都极为困难,更不用说遇到刮风下雨或者高温严寒的恶劣天气了。而在打车软件价格大战之后,很多短距离乘客——那些只需乘坐两三站公交车或者走路十多分钟即可抵达目的地的人——会一边倒地选择出租车,如果是在起步价的价格范围之内。所以张师傅说,他现在经常在公交车站点接单——很多人边等公交车边通过打车软件叫车,哪个先来就选哪个。这也就意味着,以后不管是不是高峰,也不管天气如何,打车都将遭遇“高峰”。

其次,马路扬招将变得异常困难。新浪微博上这两天有个帖子被热转,这条注册ID为“@才退休公安”的微博,是这样说的:“今早陪外孙去体检,7点多到8点还没有打上车,空车就是不停,都电调?不是,都是该死的打车软件,我们两老人只好一步一步从古美西路走到梅陇景彩路,一身的汗,这不是在玩死我们老年人吗?我们没有那么好的手机,没有那使用的本事,出租车公司和管理部门你们都吃干饭的啊,轻松的事情复杂了。”这个老人的无奈,我非常能够理解。在没使用这两个软件之前的某个雨天,我撑着伞在上海市中心打车,大概接近20分钟的时间里,除了原本载有乘客的车子,七八辆空车司机一个接一个对我摇手,最后我不得不选择公交车换乘。司机不愿意接马路扬招的单,这一点从不同的出租车师傅们口中得到了证实:“现在马路扬招基本不停了,一方面,这些生意没有额外的补贴,接一单等于少赚了10块钱;另一方面,打车软件接单的乘客目的地非常明确,可以帮助我们有针对性选择客人,降低空驶里程。”《法制日报》在一篇题为《上海“空车不停”现象引市民吐槽》的报道中称,“空车不停”现象与打车软件的使用密不可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