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2014博鳌论坛

投票混合所有制:等等看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每个中国民营企业家心中都有一种“混合所有制”,但他们对这一垄断国企的改革方案均持观望态度,这种默契未必是中国改革者所期待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将“混合所有制”作为一个放开民企空间的措施提出,那么民营企业期待的平等竞争时代到来了么?40余位中国民营企业家在9日博鳌论坛的民营企业家圆桌论坛现场投票。

为找到答案,在今年的“放松管制与民企机遇”圆桌现场,德勤中国资深合伙人卢伯卿一如往年,提出了的10个问题,大多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政策相关联,包括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民营企业未来的预期是否乐观?民间资本利好政策出炉后民营企业参与垄断行业的最佳时机?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后民营企业最担心的问题?民资发展亟待改善的外部环境是什么等等。

根据德勤中国公共事务合伙人谢佳杨的统计,现场投票的42名企业家中,有80%的企业家对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预期没有明确的答案,他们的选择是“不确定,对于未提出明确步骤和措施的改革,结果仍需观望”;而选择乐观的只有13.3%,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选择悲观的人仅占6.7%。在2013年虽然乐观的人也不多,但选择悲观的企业家还是有相当的比例,在今年他们中的很多转向了不确定,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的企业家们对中国政府释放的改革还是投了一个谨慎的信任票。

但对于目前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概念,显然民营企业家们对参与垄断行业颇有疑虑,他们当中有60%以上的人选择了“暂不进入,等待制度明朗或先完善自身条件”。至于要进入哪个领域,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共事业七大领域中,大部分的人选择了金融、资源开发和公共事业。对于参与的疑虑则更多地集中于担心“开放股权比例过低,民营企业难有话语权”,选择这一选项的企业家占66.7%。

天合光伏的董事长高纪凡是在场投票的企业家之一,他对FT中文网坦言,对改革方案能给民营企业的未来带来什么,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的是“不确定”,希望“等等看”。因为目前的改革“还是纲领性的措施,没有具体的措施,也没有相关的法律”。而在高纪凡看来,混合所有制是针对国企来说的,“是一个国企改革的过渡方案,是解决国企改革现有问题的试探,是否有效不好说。”而民企需要等,很现实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小股东,很怕进入垄断行业之后还会按照国企原有的规则来运行,权益得不到保障。对于要等到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条件对民营资本才算是理想的,高纪凡则认为,“根本上要在国企和民企地位上有一个根本性的调整,应该按照国际惯例,国企在竞争性领域参与较少,更多担当公益事业的社会角色,将竞争领域的角色还给民间资本。”这也部分印证了诸多学者称这一概念是让民营企业“羊入虎口”的解读。

但陆金所主席计葵生则似乎并不太在意这个概念,他认为中国的混合所有制是一个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数字比例发生变化的过程,也许以前是70%对30%,混合所有制之后就会渐渐成为60%对40%,甚至40%到60%,这个变化的过程开始后,市场就会发生作用,就会释放更多的空间。计葵生先生如果今天在企业家圆桌的现场,一定会面对很多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不同意见。

来自石油行业的企业家精工集团总经理俞建良,就和高纪凡先生一样选择了“等等看”,但他的理由不完全相同,在石油行业之中,国企一直是“航空母舰”,有充足的资金和渠道,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小型的民营企业就十分期待可以与大的垄断国企合作,将其在海外开采的石油输送到国内市场来。但作为一家在海外拥有自主产油能力的企业,他更为期待的是目前石油进口配额能够放开,这也是他要踏入混合所有制这个概念范畴的一个前提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