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一知半解

拉斯蒂涅的艰难选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财产自由和民主政治并非完全一致。在经济高速增长时,人们的忍耐程度更高,对未来更乐观。当增长潮水退去,人们对不平等的抱怨会越来越多。

在巴尔扎克的小说《高老头》里,拉斯蒂涅是一个野心勃勃但不通世务的外省大学生。他一心想出人头地,想当一个法官。心狠手辣的伏脱冷跟他说,这条路根本就走不通。大学毕业最多到一个小地方当代理检察,一个月一千法郎薪水。到三十岁薪水会涨到一千二法郎。混得好,有靠山,到四十岁可以竞争首席检察官。但是全法国只有二十个首席检察官的空缺,而候补的有两万人。或者,拉斯蒂涅也可以选择当律师,但这条路更辛苦。伏脱冷说,你数数看,五十岁左右每年挣五万法郎以上的律师,巴黎有没有五个?伏脱冷开导拉斯蒂涅:“雄才大略是少有的,遍地风行的是腐化堕落。”“在这个人堆里,不像炮弹一般轰进去,就得像瘟疫一般钻进去。”他建议拉斯蒂涅去追求一位贵族小姐,而他则去派人谋杀这位贵族小姐的哥哥,这样拉斯蒂涅就可以到手一百万法郎的陪嫁,而他索要二十万法郎作为报酬。

法国经济学家Piketty在其新作《21世纪的资本》中,用这个故事来描述19世纪欧美国家的不平等状况。19世纪是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也是一个贫富极度分化的时期。19世纪末,法国收入最高的10%人口拥有45-50%的国民收入。到20世纪20年代,当法国进入所谓的“美丽时代”(Belle époque)时,收入不平等程度也达到高峰。尽管各国的情况略有差异,但总体来看,19世纪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影响。收入分配是当时的一流经济学家关注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一石激起千层浪。Piketty在21世纪初重提收入不平等,引起了一场新的思想风暴。

并非所有的不平等都是不好的。勤劳的人当然应该比懒惰的人收获更多。聪明的人也会比愚蠢的人得到更高的回报。这是对勤奋和天赋的奖赏和鼓励。但有些不平等却非如此。安然和雷曼兄弟的高管应不应该拿那么多的钱?官二代和富二代有没有资格世袭巨额的财富?如果一个社会里,贫富分化的趋势不断自我强化,到最后1%的人拿走99%的财富,留下99%的人无立锥之地,这个社会是否还值得人们珍惜和呵护?

19世纪后半期,是资本主义的鼎盛时期,史称“第一次经济全球化”。当时,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获利滚滚,社会财富涌流,上流阶层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可是,直到19世纪70年代之前,工人的工资一直处于冻结状态,甚至比18世纪的工资水平还低。19世纪70年代之后,收入不平等的扩大化趋势有所收敛,但并未出现大的转折。狂飙突进的经济全球化,为什么会倒退到贸易保护主义,继而出现各国的军备竞赛,最终走向人类历史上从未没有过的残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呢?

Piketty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资本的收益会高于经济增长率。从长时段来看,如果没有出现“赶超”,比如二战之后欧洲和日本赶超美国,冷战之后中国赶超欧美,那么经济增长率始终会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从长时段来看,尽管会出现较大的波动,比如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资本的收益率也是比较稳定的。除了在个别时期,资本的收益率会低于经济增长率,在绝大多数时候,资本的收益率是高于经济增长率的。尤其是在21世纪,资本的收益率会持续不断地高于经济增长率。根据Piketty的预测,受到人口规模减小、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不太可能高于1.5%,但资本的收益率则会在4-5%之间。如果你拥有的是资本,那么,你会一直跑得比别人快。如果你想靠劳动致富,对不起,你会被别人远远地甩在后边。结果是:21世纪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将再度恶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