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

民族主义回潮危及亚洲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在印度迎来新总理之后,亚洲四个最强大国家——中印日俄——的领导人,就全都是好斗的民族主义者了。战后秩序的多边主义构想正在让位于重新兴起的大国竞争。

印度有了一位新总理,今后亚洲四个最强大国家的领导人就全都是好斗的民族主义者了。战后秩序的多边主义构想正在让位于重新兴起的大国竞争。民族主义抬头,在崛起中的东方尤其明显。

表面看来,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赢得印度大选跟地缘政治没什么关系。他的竞选造势面向对国大党(Congress party)的无能和腐败感到厌倦了的国民。他承诺带领印度实现更快的经济增长,同时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不过,他的雄心超越了国境,认为印度应该在国际舞台上与中国平起平坐。

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契合当前亚洲的大环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恢复“中央王国”(Middle Kingdom)昔日的超凡地位。邓小平的谨慎策略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让中国获得大国所应享有的尊重的需求。

在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经济计划之中隐含着一种决心,即让日本恢复与中国对抗的能力。亚洲民族主义骑士中的老四——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通过对乌克兰的军事干预,昭示出俄罗斯对协作互助的国际秩序抱着藐视的态度。

安倍希望莫迪将东京作为海外出访的第一站。官员们说,新当选的印度总理与安倍性情相近,抱负相同。人们在谈论一项宏大的战略性协议。日本的技术和投资能够加速印度经济发展,而印度可以成为遏制中国的有力盟友。两个国家与中国都存在领土纠纷——日本在东中国海,印度在北部边境。两国都对中国在印度洋的海军力量感到担忧。

日中关系和以往一样糟糕。中方加紧声索东中国海争议岛屿的主权。安倍却去参拜靖国神社(Yasukuni shrine),摆出了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姿态。靖国神社中不仅供奉着阵亡的士兵,也供奉着甲级战犯。日美同盟是亚洲地区的关键安全联盟,受到这一联盟约束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发现,自己一方面在努力威慑中国,一方面在约束日本。

在与西方对抗之后,普京把目光转向东方。上周他访问北京,敲定了一项巨额天然气供应协议。这份协议的目的是向西方评论家释放一个信号,即克里姆林宫能够在新兴世界找到碳氢能源的替代市场,以及一个强有力的盟友。

就目前而言,这种安排很合习近平的心意。中国需要天然气,俄罗斯还能成为中国在联合国(UN)的得力盟友。跟俄罗斯一样,中国也认为现有的国际体系更有利于西方。不过,中俄的合作是不平等的。中国瞧不起俄罗斯不景气的经济,以及将俄罗斯拖入衰落的社会和人口发展趋势。说起来,普京的角色就是一个有用的傻瓜。

安倍认为可以诱使克里姆林宫两面下注。在人口迅速衰减的西伯利亚,中国人越来越多,这让俄罗斯不安。假以时日,中国人或许会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最主要的族群。中国有一天会不会仿效普京在乌克兰所做的,对生活在俄罗斯领土上的中国人适用法外治权原则?安倍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批评一直音量不大,他盘算着,眼下正是推动俄日关系“正常化”的好时机。

这种敌友关系的迅速变幻,已经如万花筒一般让人眼花缭乱,与一些小国有关的冲突让亚洲局势更加复杂。中国在南中国海与越南和菲律宾存在主张争端。韩国原本应成为日本的天然盟友,但安倍拒不承认日本在帝国主义时期犯下的罪行,将韩国推向了中国的阵营。中国指责美国挑拨周边国家与中国对抗。其实更有可能是中国的强硬将这些国家推向了美国的怀抱。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