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政治转型

科尔奈:警惕近在眼前的危险

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乔治•凯南于1946年提出了“遏制”理论。眼下正是再次宣告这一理论的时候。现在是民族主义的理论在扩散、后共产主义专制和独裁政权在扩张。这一趋势也需要加以遏制。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匈牙利著名经济学家雅诺什•科尔奈,他1928出生于布达佩斯,曾任匈牙利科学院计算中心部主任,世界计量学会理事和会长,联合国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席,对中国八十年代改革亦有重要影响。本文基于他的一次演讲成稿,FT中文网后续会邀请不同观点的意见领袖对此进行评论,敬请期待。

引言

我其实很想做一番开心乐观的演讲。1989年我在写《自由经济之路》(The Road to a Free Economy)的时候,还充满信心。后来,我对后社会主义转型进行了综合评估,尽管我在各种场合以及在所有文章中都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但最后我总是以乐观的调子结束讨论。即使在今天可能取得了一些令人满意的进展(在不少中东欧国家和波罗的海地区,民主取代了独裁,市场经济取代了计划经济,资本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但有两个令人失望的情况让我沮丧。

我是个几乎片刻都停止不了思考源源不断的负面信息的匈牙利人。匈牙利在民主发展的道路上前行了20多年。但是,人们被各种困境折磨着,还期盼终有一天我们会成功克服它们。然而,当2010年政治势力引导国家上演180度大转变后,形势开始恶化。我们看到的不是民主加强了,而是诸多基本的民主制度被取消或受到大幅限制;私人财产得不到巩固,其安全反而受到了攻击;国家不再继续下放权力,而是倾向于复兴中央集权。

四年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以及在未来四年极可能发生什么,是一个很独特的景观:在1989—1990年选择民主道路的国家中,匈牙利是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发生了U型大转变的国家。不过,这个唯一的例子也足以证明这样的转变并非不可能。我们在1989年开启的路径并不必然是一条单行道;那些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变化并非不可逆转。而这恰恰也是匈牙利事态糟糕的一面——大逆转后的形势也许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可逆的。民主可能无法保护自己,特别是在民主尚未深深扎根的国家。如果它受到肆无忌惮和不择手段的攻击,可能会一败涂地。

另一个萦绕在我们周围的阴影是乌克兰局势。没人能确切知道未来数月会发生什么。但有一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是俄罗斯事实上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1975年赫尔辛基协议的基本原则之一是现状的神圣不可侵犯,即不得以任何理由更改当时有效的国家边界。赫尔辛基协议签订的20年前,克里米亚半岛已经成为乌克兰的一部分。但协议的一项基本原则于2014年3月被推翻,全世界都注意到了,却只是摇摇手指表示反对,做些不痛不痒的报复之举。与匈牙利的改变类似,这种情况为凭借某种借口动用武力改变合法边境开启了一个先例,而最明显的借口就是种族问题。

我将根据这两起成为先例的事件,讨论今晚我想说的所有事情。

可选择的政治制度

想象一下我们眼前有张世界地图,来看看东半球部分。我们将使用三种颜色。给新兴民主国家涂上绿色,这是希望之色。我称它们为后共产主义民主国家。尽管它们的许多特征和传统的西方民主国家相同,但是它们的政治文化仍然带着共产主义的旧印记。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