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IMF

IMF是如何运转的?

FT专栏作家邰蒂:政策制定者和经济学家喜欢把国际治理归结为抽象主张或量化模型,但实际上,它运转的基础却是外人很难理解的复杂文化模式和语言。

两年前,曾在华盛顿当过基金经理的作家里亚卡特•艾哈迈德(Liaquat Ahamed)飞往东京去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当时全球经济处于发高烧的时刻:欧元区处在危机边缘,对于IMF应该(或不应该)做什么的猜测满天飞。

但艾哈迈德跟通常参加这类会议的其他1.2万名代表不同,他到场不是为了游说政策、达成商业协议或新闻报道。相反,在几天时间里,他在一旁观察着IMF的这场盛大活动,好像是一个被丢进某个奇怪部落的人种学者、或者一名扎进丛林的植物学家。接着,他又前往莫桑比克和爱尔兰观察IMF代表团开展工作。他不是想评估IMF项目的效能,而只是要看看在这支令人眩晕的跨文化交流“万花筒”中,IMF人员之间以及他们与当地官员之间是如何打交道的。

结果就是2014年7月发表的专著《金钱与严厉的爱:IMF纪行》(Money and Tough Love: On Tour with the IMF),其中的观察不仅令人捧腹大笑,也巧妙地发人深省。我在上周的专栏文章中提到,如今全球化问题引起的争论空前激烈。正如牛津大学(Oxford)经济学家、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官员伊恩•戈尔丁(Ian Goldin)在另一本发人深思的新书《蝴蝶缺陷》(The Butterfly Defect)中所指出的,“过去20年里席卷整个星球的全球化浪潮,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也带来了可能把我们压垮的新风险。”不止一次金融危机就是一个例子。当年创立IMF正是为了遏制此类危机。

但是,尽管这意味着国际治理问题也变得更加重要,但令人瞩目的是,针对努力实施国际治理的机构,我们所做的实地调查式的人种学研究太少了。金融大危机(Great Financial Crisis)之后出版的大量著作,详尽地揭示了危机前后各银行内部发生了什么。也有一些书籍以纪实手法描述了各国财政部、央行和监管机构内部发生的事,作者往往是官员们自己——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的《压力测试》(Stress Test)就是这类书中的一例。不过,有关央行官员们出席巴塞尔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国际会议、或者财政部长与其他人在IMF或世界银行(World Bank)开会时发生了什么,几乎没有从内部视角撰写的著作。

其中原因不难理解。IMF等机构通常害怕让外人对其内部了解得太详细,艾哈迈德之所以获准进行这项研究,很可能只是因为他的上一本书《金融大亨》(Lords of Finance)是一本获奖的有影响力的大部头。即便拥有这样的资历,艾哈迈德也只能一窥IMF这部机器粉饰程度较高的边缘部分。

但是,甚至这有限一瞥也令人着迷,因为艾哈迈德掀开了一个盖子,让我们看到了一些貌似无关的细节:有关IMF的生活脉络和节奏、以及各种各样用来显示等级结构、“部落”从属关系和权力的微妙的文化符号——IMF经济学家自己从不会谈论这些。比如,艾哈迈德描述了IMF内部的服饰风格,指出,“(在IMF会议上,)男人们统一穿黑西服、打领带,可有两个群体除外:一是伊朗人,他们有个怪习惯是把衣领扣子系上,但拒绝打领带;二是对冲基金经理,他们年轻、身材好、穿名牌西装……(他们)拒绝打领带,原因无疑基本和伊朗人一样——显示他们不屈从于专横的社会惯例,享有自我意识的自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