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东

以色列安全不能靠枪炮维持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每隔几年就把加沙变成一片废墟,这种做法不能让以色列变得更为安全。以色列只能通过与巴勒斯坦人和平相处来确保自身安全。

上周,当我看到一位白宫发言人形容以色列轰炸一所联合国(UN)创办的学校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我在短暂的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些新的发展。以往美国人肯定从未这么强硬地谴责过以色列吧?可是一位记性比我更好的同事提醒我,以色列在1982年围困贝鲁特西区,曾促使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没错,就是里根)致电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指责他犯下了一场“大屠杀”。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杀害成百上千名平民,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以色列的行动引发国际社会的声讨,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里根致电贝京以来的32年里,柏林墙倒塌了,苏联解体了,中国大变样了,南非的种族隔离结束了,互联网开启了一场通信革命。然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延续至今——其间发生了两次巴勒斯坦人起义(intifada)、三次加沙入侵、在黎巴嫩进行的进一步战争、以及无数次失败的和平倡议。

然而,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深陷血腥冲突的同时,他们周围的地区正在迅速地改变。眼下,这些改变其实让以色列少受国际社会谴责的影响。但从较长期看,全球实力的此消彼长意味着,以色列的未来将是暗淡的,如果它不能和巴勒斯坦达成和解就更是如此。

就目前而言,以往巴以冲突中巴勒斯坦的主要后台——阿拉伯世界——正在分崩离析,而以色列从中受益。叙利亚和伊拉克被卷入冲突之中,利比亚陷入动乱。在开罗,埃及政府杀死了数以百计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支持者,还将哈马斯(Hamas)看成一个脱胎于穆兄会的组织。阿拉伯世界的另一个大国沙特阿拉伯也对哈马斯怀有深深的敌意。

在中东地区以外,地缘政治的变化也使针对以色列的反对力度减轻了。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政府正为国内极端伊斯兰势力带来的威胁深感忧虑。上周,在中国新疆自治区,超过100人在穆斯林分裂分子引发的冲突中丧生。俄罗斯国内有2000万穆斯林公民,在对车臣进行两次残酷战争后,俄罗斯对伊斯兰主义武装组织极度恐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是一位印度教民族主义分子,他本人被指责纵容反穆斯林暴力行动。

官方外交并没有反映这些政治转向。在最近的一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投票中,中国、俄罗斯和印度对调查以色列在加沙可能犯下的战争罪投了赞成票。(欧盟各成员国弃权,美国投了反对票。)然而,对以色列的谴责有些模式化。一位以色列官员表示,在以色列和中国领导人进行高级别会晤时,中方花了“大概20秒”来谈论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相处融洽也是广为人知的。

然而,尽管以色列的传统敌人的敌意降低了,但其盟友也变得没那么友好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关系冷淡,而一些以色列官员公开表达对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不屑。美国的民意调查也显示,相比老一辈来说,美国的年轻人对以色列的同情心少得多。不过,这些转变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渗入美国的政策。以色列在华盛顿的地位根深蒂固。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支持以色列进攻加沙,而奥巴马政府在谴责以色列行为的同时,继续向以色列提供援助和军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