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减轻了社会不平等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卡普尔:资本主义在解放印度“贱民”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可以比肩其在西方废除农奴制、封建制、奴隶制和父权制方面的贡献。

2008年金融动荡后展现的资本主义危机中有些自相矛盾的地方。西方人是资本主义体系及其所创造的巨额财富的继承者。但是,现在发达国家的很多人都对资本主义表示不满。反而在自由企业制度根基尚浅的东方,资本主义的优点更容易得到理解。

当然,资本主义的名声因其在导致金融危机中扮演的角色而受损。这场危机使诸多国家陷入经济衰退,令成百上千万人失业。此外,人们认为资本主义会加剧不平等,因而对其充满愤恨。而如今有这么多人觉得自己更穷了,使得不平等加剧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痛苦。

然而,在东方你将看到一些不同的情况。经济统计数据显示,数亿人正在摆脱贫困。而在表象之下,社会的变革更加深远。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受益者是印度的达利特人(Dalit,即贱民,以前被称为“不可接触的人”)。几个世纪以来,处于世界上最森严的等级社会之一,达利特人一直深受其害。资本主义在去除印度社会这一污点上的作用,可以比肩其在西方废除农奴制、封建制、奴隶制和父权制方面的贡献。

自从印度在20世纪90年代初进行了市场化改革后,达利特人提高了他们的经济生活水平。如果他们有钱,他们就可以买到曾经无法得到的东西,接受曾经将他们拒之门外的教育。在维护尊严和结束社会侮辱方面,达利特人取得的进步更令人瞩目。比如,调查发现20世纪90年代初,在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只有不到3%的非达利特人在造访达利特人的家时愿意屈尊喝水或饮茶;20年后,三分之二的非达利特人愿意这样做。

达利特人对高端食品、美容用品以及其他与高社会地位相衬的产品的消费也增加了。他们出席各种仪式,如婚礼,以前只有拥有更幸运的出身的人才能参加。他们不再被限制在他们自己的经济圈子中,而是像其他人一样从同样的店家手里买东西,卖东西给同样的顾客。

资本主义在这场解放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达利特人一度只能从事卑贱的职业,如处理动物死尸或成为农业契约劳力。这让种姓压迫的模式传递了一代又一代人。但是,市场的力量驱散了这些羞辱性的行径。

达利特人不再是高级种姓的契约仆人,而是成为了他们的顾客——租用土地或者租赁拖拉机等资产货物,并且在市场上销售自己的商品。达利特人也在从种姓制度仍然挥之不去的乡村搬到歧视更少的城市。

达利特人中也出现了资本家——从建筑到医疗再到教育,这些企业家们从一切机会中获利。在一个对一切开放的增长的经济体中,财富青睐那些具有勇气、雄心、动力和干劲的人们。尽管白手起家获得成功的例子很少,这些榜样也将激励着未来的改变。

达利特人新的自由之声在印度民主中激荡——事实上,印度民主放大了这种声音。例如在最近的几次选举中,大量的达利特人投票给传统上被上层种姓所把持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这是一群再也无法被忽略的选民。达利特人已经得到了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并从公共就业和教育领域的“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中获益——这些措施催生了一个达利特人中产阶级的小群体。2007年,达利特人出身的库马里•玛雅瓦提(Kumari Mayawati)当选为印度最大邦的首席部长。像她这样低种姓出身的女性能够主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高官,直到最近都是不可想象的。种姓制度并没有消失。但是,印度因市场的力量而释放出的经济增长和活力,至少为达利特人从奴性和奴役中解放自己提供了新的方式。

阿拉文德•阿迪加(Aravind Adiga)的小说《白老虎》(The White Tiger)获得了布克奖(Booker Prize)。在这本讲述当代印度的小说的结尾,不道德的故事主人公割断了他的主人的喉咙后说:“我会说,只要能体验一下不当仆人的滋味,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这一切也是值得的。”令人高兴的是,印度达利特人的解放伴随的代价小得多。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上一股扭曲的力量,但同时也是一种革命的力量,它削弱了根深蒂固的社会等级。在热带地区,资本主义减轻了社会不平等,人们因此欢欣鼓舞。不管资本主义的缺陷是什么,西方人为之哀叹是短视的。

注:作者是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授,《挑战命运:达利特人企业家的崛起》(Defying the Odds: The Rise of Dalit Entrepreneurs)的合著者之一。

译者/许雯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