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70多县市取消官员GDP考核

这些措施显示,中国正在转变不惜代价追求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转而更注重保护环境和减少贫困等民生指标。但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做法会否推广到更富裕的大城市。

超过70个中国较小县(市)不再把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考核政府官员的一项标准,以便将主要精力转向环境保护及减少贫困。

中国最高领导层去年发布相关指令后,这一举措是首批迹象之一,显示中国正在转变不惜代价盲目追求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转而更注重保护环境和减少贫困等民生指标。

分析师表示,将地方官员的政绩和晋升与GDP捆绑,导致官员们大力发展重工业,同时为了盖新楼而推平农业用地,从而加剧中国的环境退化和城市蔓延。

深圳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宏观经济分析主管谢亚轩(Xie Yaxuan)表示:“把GDP作为主要考核方法造成了许多问题,比如收入分配不公、社会福利制度问题、以及环境方面的代价。”

官方的新华社近月报道,环绕北京的炼钢大省河北省和西北贫穷的少数民族地区宁夏都取消了对贫困县(市)的GDP考核。

相反,对干部的评估将把提高贫困人口生活水平和减少贫困人口数量作为主要指标。

今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党内领导人表示:“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去年末,至关重要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改革蓝图,其中提到这一指令。

这个月早些时候,沿海的出口加工业和轻工制造业中心福建省宣布,取消对34个农业和生态重要的县(市)的GDP考核,代之以农业优先和生态保护优先的绩效考评。

目前还不清楚这种降低GDP重要性的做法是否会推广到规模更大、更富有的城市。在这些城市里,通过旧的增长模式致富的传统产业与政府官员之间建立了强大的利益网络。

这些城市的官员正是通过基于GDP的政绩考核打造成功仕途的,这使得他们很难调整政策焦点。

在一定程度上,在2012年末成为中国最核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之一的张高丽,就是因为推动超大城市天津的GDP增长而成名的。

2007年底张高丽担任天津市委书记之后,2008年到2012年间天津市GDP增长率平均达到16.1%,比此前五年高了整整一个百分点。而在同一时期内,中国总体的GDP年增长率从此前五年的11.9%急剧放缓至8.8%。

张高丽提升GDP增长率的方法是上马像于家堡金融区这样的大规模建设项目。这个摩天大楼林立的地方被构想成中国版曼哈顿。然而今天那里的许多建筑几乎空置,而天津市今年的增长也已放缓。

政策漏洞也可能妨碍中国转变增长模式的努力。中国中部盛产煤炭的山西省从政绩考核的清单上取消了GDP增速这一项,但增添了人均GDP的指标。由于中国人口增长缓慢,这一调整不会有什么实际影响。

Ma Nan上海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