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办公室

你其实没法生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个公共空间相继失去了秩序和宁静,悲哀的是,好声气的人在恶声恶气面前,往往感觉自己并无理直气壮的批评权利。

去年,我去台湾游走了一趟,最大的感受是三个词:安静,秩序和温暖。

面容温润,眼里含情,话语友善,行走收敛而自在。

宝岛各处,几乎见不到痰迹和烟蒂。

从台北到高雄,一路上我只听到一次鸣笛声。那是在嘉义市区,黄昏时分,走在路边突然响起一声刺耳的笛声,——原来几个放学的少年蹬车恣意而行,占用了汽车道,也就那么短促的一声,世界又安静了。

在我看来,巍峨气派的首都国际机场和略显落后的台北机场的区别,就在于服务员的态度:前者冷冰冰,表情紧绷,不正眼看人,懒得和人说话;后者亲切可人,脸上有暖人的温度,发自内心的爱意投射到每个人的心里。

……在台湾旅行,人不知不觉间就文雅起来。人美了,才有风景。

回到北京,未出机场,耳旁便充满了熟悉的狂躁气息,陆客们被压抑的本性骤然间舒展开来,嘎嘎嘎,呱呱呱,咯咯咯,哈哈哈…。想到又要置身于逃脱不了的气场,脑袋不由得晕眩起来。

单位其实是最大的发声器,办公室里盛满各色音响。

每日间洞穿耳膜的是几只大嗓门。

几枚高音喇叭,各具特色。一味高亢倒也能忍受,不会在耳膜里留下绵长的记忆;干脆、爽朗的,如响雷滚过,尽管也会令人心跳加速,但终究也就过去了;……令人恐惧的,是沙哑的高八度女声。好像一杆铁锨在混凝土地面上铲除脏物,尖利,刺耳;有滚雷般的轰炸感,令人恍惚;还有一种鬼火闪烁的奇异感受,她逼迫你倾听其破碎的内容。

他们独自演奏的时候,你或许能体会到一丝滑稽的乐趣。他们自然是快乐的,因不自知,他们以为众人是乐于倾听其美妙的嗓音的。极平常的一句话,甚至一个低眉顺眼的词,都能逗引出一连串笑声。待他们不经意间发生耦合效应时,屋顶似乎就要被掀翻了。他们具有强大的爆发力,“哄——”的一声炸开,屋内立马着火般喧闹起来,气浪有裹挟万物之势,其他人最明智的便是静默。

他们无拘束的声气,具有超强的蛊惑力,弄得周边的人常常为不能与其共鸣而自卑。抑郁症?不,那奢侈的玩意儿一定属于惰性气体。

他们特殊的腹腔动力系统,似乎不由其控制,会没来由地会冲破礼仪束缚,开启纵情歌唱的模式。他们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嗓门在侵犯他人,在他们坦然的神情面前,我们经常会艰难地思考,自己是否神经过敏,放大了自我的感受,从而苛求这些可爱的同事?

如果说这是核弹,令人敬畏的话,有一种声音却让人紧张。高而尖利,无节奏,喋喋不休,仿佛一挺重机枪在持续发射,她无休止地击打在耳膜上,令你不能自拔。她发射时,你最好做出中弹状,昏迷过去,切不可努力辨识其内容。

还有一种细细的声音,若有若无,似乎仅剩下最后一口气。她发声时,你会觉得世界隐匿不见了,那个细若游丝的声音幽灵般飘过来,勾引起你全部的好奇心:她到底要释放什么消息?

最让人崩溃的是一种罕见的黏人发声法。她托着浑浊的长腔,带点儿沙哑,带点儿感伤,还掺杂有一丝撒娇,你会不由自主去品其中的滋味,惊奇于造物主的伟大:“啊——那个谁——呵呵——你能否——帮我一把?——呵呵——谢谢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