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甲午年暮秋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偏见疾走,正见彷徨。相信你不相信的东西,这是1984国的处世准则。跳蚤们蹦跶不已,正是公义显现先兆。我们应该有信心数到最后一只现形。

【处世准则】偏见疾走,正见彷徨。相信你不相信的东西,这是1984国的处世准则。

【揉捏】早市,一双蠕动的老手拿起一只西红柿,转圈揉捏、审视,薄雾里升起一枚绯红的脸。红色一代老到一定年龄,人性之恶就显露得淋漓尽致。姿势,气味,话语,无一不宣示其仅有的革命教养。他们逐一过手,仿佛于此享受无穷的滋味。从其手下滑出的果实,瞬间打上了权力的烙印。若植物有生命,恐怕会一一逃开,让他们揉捏空气去罢。

【公交车】84路公交车停驻“西直门南”,声控报站喇叭里传出的还是前几站站名“蓟门桥南”。司机无动于衷,任由那个声音重复进行;下车的悄然而行,安坐的若无其事。谁都不相信那个一本正经的官舌,在心里数着站,凭眼睛辨识自己的目的地。

【谄媚】“不要脸!”本是中国人最为严厉的唾骂之词,若被人这样叱责,则顿生羞愧之心。原以为经过文革,人会长点记性,阿谀奉承之徒会收敛一点,谁知竟公然以阿谀为荣,以谄媚为业。屑小之徒趾高气昂,俨然弄潮儿一般。谄媚是毒性最强的传染病,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它的甜味。

【核桃】夕照里,我在一株高大的核桃树下驻足。它曾在初夏挂满了果实,如今空空如也,各色杆子打折了枝杈,低垂的悉数被人劫掠。武器够不着的高处,偶或露出几颗成熟的子实。低头,于草丛中捡拾到两枚新果,领了树主人的心意。

【打印机】一天,入住某家酒店,办会员卡时,告知电话,称系统里已有人留了该号码,拨打电话,接听者为一女士。我愣住了。请服务生拨打,手机在我手里响起来。“见鬼了!但还是不能改。”彼云。我只好用朋友手机号码代办。打出发票,模糊不清,曰:“打印机老了,上面又不给换,只好如此。”“财务看不清楚的话,可以给我们打电话。”言辞恳切。据说,此状况颇有时日,无力更改。坚请易之,以告状施压,方得略微清晰之据。

【跳蚤和虱子】跳蚤们蹦跶不已,正是公义显现的先兆。我们应该有信心数到最后一只虱子现形。

【儒家】在文革版《新华字典》里,对儒家的解释为:“我国古代一个代表剥削阶级利益的思想流派。”传统文化不是一具僵死的偶像,而是中国人曾经散发出来的精气神。百家聚合,而后有中华文化。儒家,一根指头而已,岂能只摸到它便亢奋不已?定于一尊,它便沦为统治阶级驭民的工具。也许,独尊就是为了尊己。

【理】理在文明社会才有讲的价值。如今是无理者横行。无理,不讲理,也不允许你讲理。在暴力眼里,理是最无用的玩意儿,只有更强悍的力量才能让它屈服。枪杆子里面不仅出政权,还出宇宙真理。

【分泌】微信里,有一些人几乎无时不在感悟,无时不在炫耀,无时不在表现。他们自己拱手交出了私密,渴望被人窥视,这是一种新式病症。最省力的应对方式,就是点赞再点赞。

【鬼魂】一到晚秋,故人入梦夜夜来。逝去的亲人,在我连绵的梦里团聚。两个姨,因为“地主”出身,当嫁时节寻觅婆家犯难,急坏了外祖父。贫瘠、压抑的生活造成疾患,中年先后暴亡。我考上大学那一年,她们和我母亲一起为我缝制被子,针线飞舞,笑声朗朗。秋阳从邻家墙头穿过,照在白净的院子里。“君印,记得给咱们引回来一个上海媳妇啊!”姊妹仨异常生动地浮现在我的梦里,我心里明白她们已经不在人世,但很愿意看到她们喜悦的面容。时间似乎可以打败一切,但记忆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