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奥斯卡•德拉伦塔离去后

德拉伦塔喜欢动人心魄的艳丽布料,他希望每位穿上他衣服的女性都艳丽得像加勒比鲜花

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驾鹤西去,实在是时尚界的巨大损失,千姿百态的时尚界从此黯淡了许多。高级定制时装逐渐变冷,浓烈的色彩也不再绚丽。我明白自己如此喜欢奥斯卡•德拉伦塔的一个原因是:尽管他设计的时装高不可攀,让人望而却步,但看到那些带有褶边与垂花饰、摇曳翻飞与飘逸灵动的华丽时装系列,不由得让我想起自己的父亲。

在崇尚本色的上世纪50年代,模特的颧骨瘦削得犹如切割机的大剪刀,于是“New Look”的束腰款与垫肩款开始盛行,但与当时所有的东西一样,时装色调走的也是暗淡路线:飞速发展的城市主色调是咖喱棕色及乌黑色。但当我父亲阿瑟•沙玛(Arthur Schama)带着儿时的我在英国兰开夏郡(Lancashire,当时还有很多织布房)四处寻觅心仪的面料时,他找寻的目标就是那些动人心魄的艳丽布料。尽管四月细雨蒙蒙,难见太阳真容,他淘来的深蓝色与万寿菊黄色的丝绸和人造棉面料却显得那么绚丽多姿,而且俨然成了四月雨季里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每当身材高挑的女士试穿由印度塔夫绸制作的多款时装时,我父亲总是这样鼓励道:“给自己买一件,穿出个时尚样!”对方往往会“言听计从”,因为不管她社会地位如何,在那一刻,她感觉心花怒放!

这也正是奥斯卡•德拉伦塔的天职。当然对于他的许多客户来说,100万美元只是毛毛雨。尽管奥斯卡毫不掩饰自己走的是高端路线,他的目标是:让每位穿上他品牌的女性都能油然而生自己就像艳丽多姿的加勒比鲜花的感觉。他的秘诀就是把优雅与热情合二为一。在多米尼加共和国(Dominican Republic),每次漫步兰花园后,他的笑容就会越发甜蜜。奥斯卡每次早餐都会熟练地剥食一个成熟的红毛丹,这是他对热带地区惬意生活的品味。尽管他的深色名牌漂亮领带与鸽灰色西服相得益彰,但在朋达卡纳(Punta Cana)举办的晚宴上,他的衬衣、宽松长裤以及皮鞋则完整展示了从淡黄色到乳白色的所有颜色。喝咖啡时,小型乐队会神奇地出现在现场,奥斯卡则以甜美的男高音嗓音和上一曲。每当有舞会时,他就会展露舞姿与甜美噪音。舞场上的他舞姿优雅、摆动敏捷,嘴里还低声吟唱。

他这辈子不管做啥,都是高调张扬。他的童年时代犹如一部拉丁歌剧。他的叔叔们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政治恶斗中严重对立,斗得你死我活。他的一位叔叔弗雷德里科(Frederico)养了个俄罗斯情妇,奥斯卡发现了对方是马戏团的骑师(不用马鞍子)。叔叔的情妇于是每周请小奥斯卡喝茶,还给他深情一吻(吻得他满脸都是香水味),让他发誓对此保密。当叔叔的上司、独裁者拉斐尔•特鲁希略(Rafael Trujillo)倒台后,他叔叔与情妇的悲惨结局随之降临——他叔叔开枪自杀,他的俄罗斯情妇也于几天后命丧黄泉。

奥斯卡设计如此绚丽的时装,或许这应部分归功于他本是绘画科班生这一事实。19岁时,奥斯卡前往马德里圣法内多学院(the Academy of San Fernando),名义上是学习绘画,但他发现自己可以通过为设计师画草图挣外快。他经常与斗牛士们(由男人组成的特殊群体)一起出去,当时的马德里崇尚简朴生活,而绚丽多姿的织锦与闪光绸乃是斗牛士的必备行头。奥斯卡把这一切都牢记在心。很快,兼职变成了他的主业,但真正开启自己辉煌的时装设计之路,他还得“假道”去巴伦夏卡(Balenciaga)那儿实习来实现。当巴伦夏卡问他会不会设计时,奥斯卡回答道:“会!”“我之前从未设计过时装。”2003年纽约客节(New Yorker Festival)时,我在台上对他进行了现场专访,他对我和盘托出,这也是本人有生以来唯一一次有幸与模特同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