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埃博拉

我们需要向世卫组织投资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埃博拉疫情是一场悲剧。鉴于世界卫生组织裁员,它对埃博拉疫情的缓慢回应并不令人意外。对此,我们都要承担责任。

流行病和流行病疫情就像地震一样:悲惨、不可避免而且不可预测。它起源于一个随机事件。一种病毒跨越物种界限,从一只鸟、一只蝙蝠或其他动物跳到“零号病人”身上,接着这个人再把病毒传到其他人身上。在本世纪,我们很有可能会经历一次类似于1918年那样的流感疫情,当年的疫情曾导致5000万人死亡。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首任幕僚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曾在全球经济危机过后表示,“你绝不能让一场严重的危机白白浪费”。危机也是机遇,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它们会揭示一些有助于防止机构在极端压力下崩溃的措施。

在世人不难理解地专注于应对埃博拉疫情之际,同样重要的是,这场疫情应让人们警醒,各种不足之处不仅可能带来规模空前的悲剧,还会危及美国和其他富国的基本安全。就像气候变化一样,全球任何一个角落都无法摆脱流行病的影响。

“全球健康2035”(Global Health 2035)委员会的报告提出了3点重要教训。我担任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第一,必须采取集体行动在全球所有地区建立强大的卫生体系。在西非,埃博拉是针对各国卫生体系的一场“压力测试”。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的卫生体系应付不了这场疫情。受过训练的专业医护人士太少;设备和物资太少,公共卫生监测和控制能力也太弱。

在首例埃博拉患者今年7月被确诊后,尼日利亚对埃博拉病毒的防控具有指导意义。强有力而协调的监控回应是该国防控成功的原因,世界卫生组织(WHO)称赞其为“世界级的流行病学侦探工作”。尼日利亚已建立小儿麻痹监测体系,拥有有技能的疫情专家,能够依靠他们来对付埃博拉疫情。每个国家都需要这种体系。防范的代价低于治疗,而且会取得更好的结果。

建立这些体系需要时间和金钱。我们的研究表明,未来20年,“加强体系”的成本为每年约300亿美元。这项研究由一个由经济学家和卫生专家组成的国际团队开展,去年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好消息是,通过援助和国内支出,我们可以筹措这笔资金。其成本远远低于中低收入国家未来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量的1%。

第二个教训是,公共卫生投资匮乏是一项全球性紧急事件。鉴于世界卫生组织最近的裁员,该组织对埃博拉疫情的缓慢回应并不令人意外。对此,我们都要承担责任。自1994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的经常预算按实际价值计算一直稳步下滑。甚至在埃博拉疫情爆发之前,该组织就连维持基本职能都捉襟见肘。2013年,该组织针对流行病疫情的预算总额为770万美元,不到纽约市公共卫生紧急事件预算的三分之一。

一位受病毒感染的航空旅客就能把疾病带入一个国家。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世界卫生组织。该组织具备成为所有国家(穷国和富国)的卫生保护机构的授权和合法性。任由它资金匮乏是鲁莽的。

第三个教训与科学创新有关。就发现和开发药物、疫苗和诊断测试而言,我们基本忽视了那些导致大量穷人死亡的传染病。其后果是,我们还没有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药物或疫苗。我们所能做的是提供基本的生命支持,例如补液和血压控制。至于预防,我们不得不依赖老式的隔离等措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