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桑晓霓

流动性减少不是好兆头

FT国际金融首席记者桑晓霓:美联储流动性减少,高频交易和交易所交易基金带来的巨大交易量则制造出庞大流动性的假象,对投资者而言,这个组合暗藏着危险。

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最大另类投资管理公司之一凯雷(Carlyle)利用廉价信贷,完成了逾7亿美元的股息资本重组。其投资组合中的很多公司借入资金,用来支付其东家的慷慨股息,从而扩大了凯雷及其投资者的回报。信贷市场今年一直洋洋得意,让金融工程师以及凯雷等利用他人资金的弄潮儿获得超出比例的回报。这是一个惊喜,因为金融观察者全年都在预测利率将上升。随着“缩减计划”完成,情况会不会终于发生变化?

人们期待强劲复苏将抵消美联储(Fed)终止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影响。对于乐观主义者而言,这意味着,尽管利率上升,但信贷仍将充足,股市也仍将保持活力,唯一的冲击是美元走强将降低企业盈利。另外,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资产购买计划的大幅扩张应该意味着流动性仍将保持充沛。

但事实可能证明这一预期过于乐观了。尽管信贷状况的变化可能对私人股本集团等迄今是中央政府流动性最大受益者的机构特别具有挑战性,但几乎所有投资者都举步维艰。对于投资者而言,今年10月是一个很难驾驭的月份,而它在更大程度上可能是未来的一个预兆,而不是暂时失常。美林(Merrill Lynch)一份报告称,在美国国债市场,来自“美国各银行和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国债的行为(目前正在放缓),暂时掩盖了美联储缩减宽松计划的影响”。

截至8月,外国官方机构购入近27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而去年它们是净卖家。美国各银行购入了1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及机构证券,规模为历史最高。日期为11月3日的这份报告总结称:“现实是,迄今实际上没有缩减。”

此外,10月,高收益债券的波动性尤为剧烈,垃圾债券在上半个月价格下跌,但在下半个月掉转方向,涨幅之大,创下3年来最大波动幅度。但根据标普资本智商公司(S&P Capital IQ)旗下LCD部门的数据,评级最低的CCC级债券在整个10月的回报为负值,而风险最低的行业板块的债券表现最佳。这似乎表明,信贷市场投资者已在对形势变化做出回应,变得更有选择性了。

此外,尽管股市处于创纪录高位,但对于选股者而言,近来股市很难预测。很多对冲基金正受到影响。业绩不佳的Omega Advisers在写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称,一个问题是“极少数行业板块和极少数个股贡献了标普500指数的大部分回报”。信中提到对该指数回报贡献最大的10只股票,它们的权重略超过该指数的14%,在今年头9个月创造了逾44%的总回报。(头5只股票包括苹果(Apple)、吉利德(Gilead)、微软(Microsoft)、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信中补充称,周期性股票的表现逊于防御性蓝筹股。听上去市场并不预计会出现广泛复苏。

另外,能源股意外下挫并没有带来帮助。毕竟,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以及经济复苏理应产生通胀压力。乐观主义者认为,日本央行及时宣布增加流动性,将完美弥补美联储流动性供应减少的影响。

汇丰(HSBC)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联席主管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指出:“日本央行的货币宽松应大大有利于抵消美国利率逐渐攀升的影响。”他补充称,最有可能的传导机制是通过海外放贷。

然而,鉴于美元在全球的独特地位,日元涌入与美元涌入并不完全一样。在亚洲,已有传言称美元出现短缺。

对于投资者而言,世界可能会变得更不可预测且更为危险,原因恰恰是流动性将减少。美联储流动性减少,同时高频交易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带来的巨大交易量制造出庞大流动性的假象,这个组合迟早会被证明是暗藏危险的。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