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环境

中国煤转化项目令排放目标增添变数

尚无人知晓中国最终会有多少煤转化工厂建成投产,或者它们将产生多少排放

出席本周联合国气候变化利马会议的中国谈判代表将有备而来——他们将带来冗长而具体的清单,列出各种遏制煤炭使用的措施。目前中国大量使用煤炭,在国内造成了雾霾,在国外引发了气候变化担忧。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公布一项估计数字,称中国将在2030年左右使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主要借助在东部各大城市限制煤炭使用的政策。

但是,尽管有这些精心编制的电子表格(关停锅炉、铺设管道等等),仍有一些变数未被计入。将煤炭转化为气体或液体燃料的行业,正被证明是难以衡量排放量的,这可能破坏中国的温室气体预测。

将煤炭转化成汽车燃料、化学品或天然气(通过向这种化石燃料喷射高压蒸汽)的工厂,正在戈壁沙漠边缘的草原、以及新疆北部民族分裂的城镇大量出现。

没有人知道最终会有多少煤转化工厂建成投产,更不知道它们将产生多少排放。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需要消耗大量稀缺的水资源,排放大量温室气体。有人估计,目前在规划中的煤制化学品厂的排放量,加起来可能达到中国当前排放量的4%至11%。

允许强大的国有能源企业投资于边疆地区的这些大型和昂贵的项目,使得北京方面更容易为在东部地区限制使用煤炭赢得支持。高级顾问们对于这种取舍明智与否意见分歧。

在最近的一个会议上,帮助制定中国政策的资深科学家之一杜祥琬瞪着台下的煤炭转化支持者表示,煤制天然气项目给水和煤炭资源带来的巨大代价意味着“在我看来不是出路”。

这些项目的角色十分关键。中国的煤炭使用量达到全球总量的一半,对中国煤炭消费做出准确预测,对于弄清人类可能还会向大气层排放多少碳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宣布排放量有可能在2030年左右达到最高点意味着这样一个可能性:煤炭使用量在某些地区急剧增长,而在其它地区逐渐减少。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硕表示:“我们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看到峰顶,但我们不知道这座山的轮廓会是什么样的。”

绿色和平组织估计,中国目前有18个煤制天然气项目在建或接近完成规划,总共有54个此类项目在规划中(不一定都会实施)。它们将产生每年近4亿吨的碳排放,相当于中国2013年碳排放总量的4%。

这18个项目中的一部分包括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列入规划的27个煤转油、煤转气或石化项目中。其它一些项目则陷入经济和技术困境。令人困惑的是,至少一家运行中的煤制乙烯装置并未出现在国家发改委名单上。

对于外界对有这么多项目在规划中感到震惊,能源业内人士不以为然,他们称,多数项目将被证明不具有可行性。根据一个追踪工程项目的网站,过去10年里有284个煤制化学品项目被提出。多数项目不了了之,原因包括政策变化或缺乏盈利能力。煤炭转化已从中国最新的“鼓励”投资清单消失。

“你不会看到太快的发展。会有适度发展,”发改委的能源效率专家杨宏伟表示。水资源问题意味着发改委将不让此类工厂“一个接一个冒出来”。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补充说:“如果你看一下社会总成本,煤制化学品是没有竞争力的。”

此外,中国以往经历过类似的处境,比如在2008年,而高层出于对水资源短缺的担忧很快叫停相关项目。许多人认为领导层会再度介入,扑灭当前这股建设热情。

郭晨(Owen Guo)补充报道

译者/和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