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淑媛舞会的真相

何越:淑媛的选择已从贵族转向精英。今年英国夏洛特宫廷舞会,有一位中国人

今年的英国夏洛特宫廷舞会(Queen Charlotte’s Ball)在海克利尔庄园(《唐顿庄园》拍摄地)举行。美伦美奂且高尚典雅的社交舞会,离不开庄园(宫殿)、名媛、纯白礼袍、纯白长手套、珠宝及头冠等元素。类似的社交名媛舞会,巴黎有,纽约有,上海有。不过夏洛特宫廷舞会是全球所有社交舞会的鼻祖,有超过两百年历史。1780年,乔治三世为了替最心爱的皇后夏洛特庆祝生日,举办了世界上第一个淑媛舞会。国王/女王在王宫里接见初次踏入社交季的贵族少女,从此成为传统。

1958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停止了在宫中接见淑媛。原因有二:一是与当时社会气氛不吻合。自工业革命后,英国贵族一直受到英国各种新兴势力挑战,特权逐一被剥夺,社会地位渐渐下降。二战后,英国经济近乎崩溃,全国百废待兴。工党主政,民众势力历史性高抬。此外,当时贵族一直被征收重税,许多庄园纷纷倒闭,众多贵族沦为穷光蛋,再无实力参加夏洛特宫廷舞会。女王妹妹对当时的舞会有句著名的抱怨:“全英国的tarts(妓女)都跑来了!”少了贵族或是良好家世的淑媛,多了无家世却有身家的大户女子,夏洛特宫廷舞会的传统走了样。此后舞会继续进行,但再也没有回到宫中。2004至2009年,该舞会停办了五年。2009年舞会重返伦敦社交场,新任掌门人是London Season(伦敦季)主席Jennie Hallam-Peel(珍妮 •荷兰培尔)女士,她家四代皆为舞会淑媛。

少了白金汉宫,少了女王的接见,贵族背景的人家越来越少,夏洛特宫廷舞会还是原来的舞会吗?当下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约访了荷兰培尔女士,希望从她那儿得到答案。

一个细雨纷飞的早晨,我穿过重重游人,绕过伦敦最富盛名的哈罗兹百货大楼,对街就是荷兰培尔女士公寓住所。她五六十开外的年纪,纤细小巧的身材,身着一条紧身束腰花色长裙,看起来非常热情友好,给我感觉像是在探访一位朋友。她热情地迎我进了客厅,帮我挂起大衣,抱怨起这糟糕的天气。我四下看了看,全屋纯白摆设,无论沙发还是座垫,式样是些许复古奢华式的,尤其墙上那面雕花白色镜子。我们喝着茶,闲聊了一会儿。门铃响了,是荷兰培尔女士的同事和朋友罗子薇女士,她是一位中国人,伦敦社交季的董事。

聊起夏洛特宫廷舞会,荷兰培尔女士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如同谈起让自己疼爱的孩子。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何女王在1958年中止接见淑媛们?”荷兰培尔女士说:“那时一次就有350位淑媛!太多了。现在每年我们选拨30位淑媛参加舞会。以前的淑媛要自己提供礼服、珠宝和家族头冠。现在这些都由相应公司赞助,30人是个合适的数字,否则我们忙不过来。虽然舞会不再在王宫里进行,可其重要元素一直保持着。今天的舞会和两百年前无二异。比如说:Her Serene Highness Princess Olga Romanov是王室代表,她是菲利普亲王的家人。此外一个七英尺(二米左右)高的巨型蛋糕必不可少,因为舞会源起于夏洛特王后的生日庆祝派对,所以每年我们制作精美的蛋糕纪念她。场地方面,我女儿那年的淑媛舞会在伦敦Mandarin Oriental hotel(文华东方酒店)举行。 我有些失望,因为现在的酒店不再像从前那样优雅和高尚,所以舞会以后只会在宫殿、城堡或庄园选址,而不是酒店。”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