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产能过剩

中国僵尸工厂装点虚假繁荣

山西最大民营钢厂挣扎多年后终于获准破产,地方经济繁荣假象被打破。政府不希望破产,一旦企业破产,失业率会攀升税收会消失,而该破未破的企业,在中国为数不少。

在一片巨大的烟囱和废弃的铸造车间的阴影下,一块斑驳的标牌欢迎着前来闻喜县钢铁工业园参观的访客。

然而,在附近的村庄里,处于劳动年龄的男人和女人们都走了,只留下老人和小孩。

“如果你砍掉了大树,周围所有的小树都会死掉,”69岁的王培清(音译)称,他指的是海鑫钢铁集团(Highsee Iron and Steel Group)的破产。海鑫钢铁曾运营这些铸造车间,它的破产摧毁了闻喜县曾经繁荣的经济,该县位于中国中部的山西省。

“整个地区都依赖这座钢铁厂;现在年轻人不得不前往全国各地找工作。”

6个月前,海鑫开始停止向一万名员工发放工资。当地官员估计,这家工厂间接支撑着闻喜县约1/4人口的生计,该县总人口为40万。海鑫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钢铁厂,纳税额占闻喜县的60%。出于这些原因,当地政府不愿让这家企业破产,尽管它已连续数年处于严重的财务困难之中。

“到2011年,海鑫就已经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名官员说,他因为未被允许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而不愿透露姓名。“大半个工厂都停工了,但是仍然在产钢。尽管供应商要求除非提前支付现金,否则不予发货。海鑫深陷债务泥潭。”

在地域辽阔的中国各地,类似的事件正在不断上演,重工业部门的数千家企业受到长期产能过剩的困扰,按说这些企业应该破产,而不是在当地政府的支撑下继续维持。

在全国各地,国有银行、地方行政部门以及中共官员,准备利用超越法院的巨大权力,不遗余力地支持本地就业大户、处境困难的企业。

海鑫挣扎了4年,直到上个月,政府才终于允许其启动破产程序。

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中国媒体已经报道了至少9座大型钢铁厂在停产后生计岌岌可危,但却不被允许正式破产。

北京中咨律师事务所的破产律师韩传华称:“中国各地有很多企业应该破产但却没有破产。”

“政府不希望看到破产案,因为一旦企业破产,失业率就会攀升,税收也会减少。通过阻止企业破产,官员可以继续维持地方繁荣、经济增长、税收稳定的假象。”

根据澳新银行(ANZ)的估算,自2013年年初以来,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额增长了一半,但整个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依然极低,仅略高于1.2%。

然而,中国的高级财政官员私下承认,几乎可以肯定,实际不良贷款率比这个数字高得多,地方政府竭力扶持企业的做法掩盖了真相。

今年或许将是中国自1990年以来经济增长率最低的一年,当时中国处于天安门事件后国际社会的制裁中。在多年的高增长和建设狂潮后,中国房地产业的低迷给上游产业造成了严重问题,比如钢铁、玻璃和水泥等长期产能过剩的行业。

就钢铁行业而言,中国的钢铁产量在2006年到2013年间增长了两倍。2006年,中国的钢产量约占全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而到2012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50%左右。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中国钢铁行业严重的产能过剩,以及中国需求的下降使炼钢的关键原料——铁矿石的国际价格在2011年7月到2014年7月之间猛跌46%。按照当前的趋势,今年可能是中国自1995年以来第一次出现钢消费量全年大幅萎缩的情况。

产能过剩和竞争给海鑫钢铁造成严重冲击,一位当地官员则认为海鑫钢铁的负责人李兆会也要负一部分责任。2003年,李兆会的父亲被一个愤怒的商业伙伴枪杀,时年22岁的李兆会接手了海鑫钢铁。李兆会近几个月下落不明,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无法联系到他。

“政府的方案是快点卖掉钢铁厂,然后像之前那样恢复生产,即使钢铁市场的状况已经如此糟糕,”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官员说。

“问题是这个厂至少负债100亿元人民币(合16亿美元),实际上很可能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我们不知道上哪找能够偿清所有债务的人。”

谷禹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