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文明

西方不再自信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民主、市场和美国实力,支撑起冷战后的世界格局,但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标志性事件,让西方世界对这三大支柱的信心开始动摇。中国的崛起也在挑战美国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虽然思想的风向可以瞬息万变,但重拾自信之路却可能很漫长。

在我的前半生,国际政治格局是由冷战决定的。柏林墙的倒塌终结了冷战时代,开启了另一个时代:全球化时代。如今,25年过去,我们似乎正再次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

这种世事无常的感觉在意识形态领域最为强烈。在过去几年里,西方对支撑起冷战后世界的三大支柱的力量失去了信心,它们是:市场、民主和美国力量。

这三种观念的成功当然是相互关连的。冷战一结束,人们自然会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西方制度获胜了?最明显的结论是,民主的、基于市场的制度就是比计划经济和威权政治好。套用当时的流行说法:“自由成功了。”结果是,美国不仅成了唯一屹立不倒的超级大国,它还享有观念霸权。

柏林墙倒塌后,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在全球的传播焕发了新的活力。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倡导的那种自由市场共识被称为“华盛顿共识”,这个名称是恰如其分的。

与华盛顿共识对应的政治共识是:相信民主最终会获取胜利,不止在东欧,还将在全世界。上世纪90年代,南非、智利和印度尼西亚等差异巨大的国家,确实都成功完成了向民主的转型。支撑这些经济和政治动向的是一个客观事实,即美国是无人可以挑战的全球超级大国,占据全世界——从拉丁美洲到东亚、中东和欧洲——军事和战略体系的中心。

从很多方面而言,我们依然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然而西方对支撑冷战后世界的三大观念——市场、民主和美国力量——越来越怀疑。对于每一个观念,都有一个标志性事件足以动摇人们对它的信心。

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迄今没有真正恢复——严重动摇了人们对自由市场的信心。虽然许多人所担心的全球性衰退没有发生,但人们不再对自由市场有能力提高全世界生活水平抱有强烈信念。在西方世界大部分地区,主导经济辩论的反而是关于收入不平等的讨论,在欧洲,还要加上两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欧元和高失业率。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之星已经失去了活力,就连中国的经济都在放缓。对于存在一个基于市场的标准方案、可供所有明智的政策制定者采纳的信念,即“华盛顿共识”,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球性的缺乏共识。

与此同时,阿拉伯地区此起彼伏的起义所带来的恐惧,打击了对民主的狂热。这股在2011年冲击中东的革命浪潮,最初看上去像阿拉伯版的柏林墙倒塌。专制政体被推翻,新的民主国家似乎即将诞生。但除突尼斯以外,民主没有在任何一个经历了革命的国家扎下根来,动摇了政治自由必将推进的信念。

某些方面而言同样令人不安的是,人们开始对成熟民主国家提供称职治理的能力丧失信心。在美国,国会的威望已接近历史最低水平。在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其政治制度似乎无法为改革或增长提供土壤,选民开始跟极端主义政党眉目传情。

全球化时代的第三个支柱是美国的实力。这一点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十年前那么可靠,就这一点而言的核心事件是伊拉克战争。

一开始,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扫地下台,这场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发动的战争似乎成功证明了美国的实力。但美国努力多年,仍无力让伊拉克或阿富汗恢复稳定,证明了美军虽能在数周内摧毁一个敌对政权,却不能为一个稳定的战后安排打包票。在巴格达陷落十多年后,美国眼下又重返伊拉克战场,而整个中东都正处于暴力无政府状态。

中国的崛起也提出一个问题:美国的“唯一超级大国”支配地位还能维持多久?去年10月,IMF宣布,以购买力计算,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中国与美国的国际政治影响力还相差甚远,但美国本身在维持全球霸主地位方面的能力和意愿都值得商榷。

即便如此,应该记住的是,柏林墙倒塌的时候,许多美国人正纠结于日本的崛起。我们应引以为戒,记住观念氛围可以转变得多么迅速,流行的偏见可以消失得多么快。不过,虽然今年年初美国经济已出现复苏的迹象,想恢复西方世界的观念自信看起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译者/彩云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