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香港

自由香港的不自由经济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香港规制政策简单、对经济较少干预,但在土地政策等关键行业的严格管制下,构成了一种最差的自由,意味着放任地产商滥用市场地位,挤压中小企业,加剧垄断。

近日,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将于两会期间与中央商讨适当收紧自由行政策,控制内地旅客增长。在此之前,因不满大陆水货客影响香港民生,数百香港市民发起“光复屯门”的游行活动,期间与大陆游客对骂,并演变成警民冲突。

陆港(指内地与香港,以下同)两地在“自由行”对香港的影响上的看法,也出现较大的分歧。内地有人认为,自由行是香港在2003年以来经济繁荣的重要助力,没有自由行,香港的经济增长、就业、居民收入都会有很大的滑落。而香港则有观点反驳,自由行可能对经济增长有贡献,但对普通居民的收入增长是微乎其微,对正常生活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

本文不想就陆港冲突、自由行的利弊等具体问题展开讨论,而是想谈一谈香港的经济结构,这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上述问题。

香港经济以“自由”著称,其奉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政府对经济运行施行自由放任政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视香港为自由放任经济典范,其一生中多次把香港作为自由放任经济体的代表。

香港的商业规制政策精简、政府廉洁高效且有高透明度、法制健全、产权保护良好、简单低税制及货币稳定等因素,加上香港拥有劳动力素质较高,大部分经济学家均认为香港是市场经济中的佼佼者。

香港的另一面则是其出色的经济表现,香港的人均GDP高达37,955美元(国际汇率,2013年),与日本相当,是中国大陆的5倍多,是美国的7成。从人类发展指数来衡量,香港居全球第15名,是极高人类发展指数。从预期寿命来看,居世界第4名,仅比第一名日本少0.8年。自196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赢得“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声誉后,香港经济体在大中华地区的地位一直举足轻重,1993年,香港境内GDP高达中国内地全境的1/4。弗里德曼认为香港的成功更多是因为更多依靠私有企业和自由市场。

香港无疑是光鲜靓丽的,但现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觉得香港很好。近些年香港呈现的诸多现象越来越撕裂香港社会,不仅造成陆港冲突,也是占中、要求真普选的时代背景。这些现象及趋势,我将其命名为“香港化”,香港化不仅仅是香港一城一地的现象,内地的北京、上海等地也渐次呈现香港化的很多特征。

香港化的表现

何为香港化?直观看来,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第一,房价高、物价高、生活成本高;第二,收入差距大、社会资本差距大、阶层流动难;第三,本地与外地居民冲突明显。同时,房价高也是其它所有问题的主因。

香港楼价数十年来都保持着较高水平。据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统计,港岛套内160平方米以上的房型,单位房价超过25万港币,这意味着每套E型住宅至少需要4000万港币。即使在房价水平最低的新界买一套40平方米的小户型住宅,也需要332万港币,2013年香港全行业工资中位数是14100港币(香港政府统计处统计),相当于其19.6年的收入。

住宅和各类商用楼房作为城市的基础设施,其价格高低,直接决定着城市的生活成本。有戏言,“香港的一盘菜中一半是房租”。首先其冲的当然是房租,自1986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租金的变动幅度与房价基本同步。自2003年房价保持上涨以来,2013年的租金相较2003年已经上涨了一倍有余,而2013年较2004年初的全行业工资指数,不过上涨了34%。从支出结构来看,每月总支出中,用于房租(或等价于租金)及差饷、地租需要6,418港币,占月总支出的29.7%(2010年)。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