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中国历史课本中的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显而易见的是,他们一直在无休止地赞美苦难,几十年如一日地褒奖苦难承受者。“多难兴邦”论作为“享受苦难”的革命修辞,发挥着舆论核弹的作用。

【编者的话】本文为作者中国历史教材研究系列之二。

为了解中共六十多年来历史课本的演变,我从孔夫子网上陆续购买了一些早年的历史教材。这些尘封在仓库里的出版物,留存着使用者的印痕,有铅笔、钢笔的划线和字迹,可以见出上课时的状态;也有贩卖者的抓痕,泄露出一本无用的课本的再生历程——如何从废品收购站辗转流入旧书商人手里,又经过便捷的电子交易,来到我的面前。发黄、单薄、脆弱,带着那个时代的特征,一股熟悉的旧时代的气息,在2015年的春天漾开。

坚硬、浮夸、枯燥,甚少客观事实,充斥着喋喋不休的革命喧嚣,历史与现实及评论的界限消失了,读者看到的只是一个巍峨的“真理”。编者断然给定了人类历史的方向:“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获得解放,革命运动正在蓬勃开展,共产主义必将在全世界取得胜利。”想想自己幼年也是读这样的东西,不禁悲从中来。这些不容置喙的政治宣教,就这样扎根于童稚的心田,由此相信一切教师教给自己的东西,信任一切印在纸上的东西。我们就是这样认识了历史,在被阉割的历史与被屏蔽的现实里,被灌输的理念固化为“自己”的世界观,我们以为自己拥有了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并以这样的眼光去看待身处的国家及外面的世界。从那个时代长大的人,在真正觉醒之前,都会有一段漫长的幻觉期:感觉自己是最幸运的,因为身处在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一类伟人引导,找到了人生的正途,愿意把一生奉献给人类最美好的事业——共产主义。

这些发黄的历史教材,按照阶级斗争理论将人分成十恶不赦的统治阶级和无辜正义的劳动人民,将丰富复杂的历史简化为“统治—反抗—再统治—再反抗”的斗争史,反抗具有天生的合法性,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直到所谓的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反抗到此结束,只剩下了绝对正确的革命统治。谓予不信,不妨看看十一二岁孩子使用的《历史》第一册的目录(以下简称1961年高小版):

奴隶对奴隶主的斗争

第一次农民大起义

黄巾起义

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

广东三元里人民的反侵略斗争

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

太平天国革命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斗争

义和团的反帝国主义斗争

中国无产阶级的产生和壮大

这是人民教育出版社1961年第一版的内容,一个高级小学学生必须掌握的中国历史。此教材最令人震撼的是,在讲述中国历史中间突然加入了“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节。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就此打通,成为一门赤裸裸的革命史。

那么,一个初中生必须学习的世界历史又是怎样的呢?请诸位看看1955年第一版、1960年第五版《世界历史》的目录吧:

第一编 原始社会

第二编 第一个人剥削人的阶级社会——奴隶社会

第三编 黑暗的封建社会

第四编 资本主义血腥统治和无产阶级斗争的发展

第五编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胜利的时代

从小学到初中,学生学的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就是如此。课本里充满了诅咒和仇恨。中国历史只有共产党出现,才有了曙光,在此之前的历史,就是反抗黑暗的漫漫长夜;世界历史,在马克思恩格斯出现之前,亦是一部悲惨、血腥、罪恶的历史,自此以后,在国际共运领导下的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反抗,才开辟了人类解放的道路。一切的统治皆为奴役,反抗就是正当,而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反抗才是合理的,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历史在此终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