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加坡

从新印关系看李光耀的外交风格

新加坡国立大学王江雨:上世纪60年代的麦唐纳大厦爆炸案,让如何处理与印尼关系成为新加坡建国之初外交上最大的考验,此事反映出李光耀外交风格的三个特点。

新加坡在东南亚所处的基本情势如何?一方面它是当地最小的国家,另一方面又处于穆斯林的汪洋大海之中。新加坡领导人长久以来可谓朝兢夕惕,每每以此提醒本国人民要有忧患意识。

开国之初,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领导人团体就不讳言新加坡最大的安全担心是马来西亚重新控制新加坡——尽管新加坡的独立本是被迫为之,算是被马来西亚“踢”出来的。另外一个心腹大患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攻击。1963年,在新加坡尚是个自治区的时候,印尼外交部长就当面对李光耀表示,新加坡的高楼大厦,全是用“通过走私从印尼人那里偷来的钱”盖的,“不过无所谓,总有一天印尼会回来照顾这个国家”。印尼这种立志要接管新加坡的态度,让李光耀觉得不可掉以轻心。

1965年的麦唐纳大厦爆炸案,是新印(尼)关系中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事件。当年3月10日下午3时,两名印尼海军军官在位于新加坡繁华商业地带乌节路的汇丰银行大厦(现称为麦唐纳大厦)引爆炸弹,造成3死23伤。这件事其实名义上并不是针对新加坡,其大背景是当时的马印对抗,即印度尼西亚反对正从英国独立出来的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当时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对其发动了一系列的攻击。从1963年到66年,仅新加坡就受到42起此类恐怖攻击。

影响新印关系的不在于爆炸本身,而是对凶徒的处理。两名涉案印尼军人在新加坡法院被判处死刑,后到马拉西亚和英国枢密院上诉未成功,1968年7月,英国枢密院维持原判,这两人等待被处决。这时候新加坡已经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这个事情成为新加坡与印尼之间一个重大的外交问题。两国关系如何定位平衡如何维持,要从这件事情开始做起。

印尼当时刚经历过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即强烈反共的陆军总参谋长苏哈托,利用政变篡夺了魅力型领袖苏加诺的权力,于1968年成为第二人印尼总统。苏哈托以肃清左翼为名,在全国掀起大规模排华浪潮,几十万华裔遭到强暴和屠杀。虽然新加坡不是共产主义当家,但作为华人国家,天然地遭到排斥,这也是新印之间的另一个阻碍。苏哈托初夺大位,气势如虹,也不能任由本国军人因为承担作战任务而在外国被法庭判处死刑后处决。李光耀如何处理与印尼关系,成为弹丸小国新加坡建国之初外交上最大的考验之一。

总的来说,李光耀在处理与印尼关系上展现了很强的个人色彩,其中有些风格他终生奉行。李光耀风格的第一要义是坚定地坚持原则,在原则问题上毫不退让。新加坡此前已经释放过43个袭击新加坡的印尼军人,但那些人都是在有机会行凶杀人之前就被擒获。这次苏哈托派出一名将军来新加坡,照例请求特赦两名军人。但李光耀认为,“我们是一个弱小国家,如果就这样屈服,不但是新加坡本身的法治,甚至是我们同邻国相处所遵守的法则,都将被丢到一旁。新加坡往后将不断面对外来的压力,永无宁日”,终究没有同意特赦,这两名军人也在1968年10月17日被处以绞刑。

这件事立刻在新印两国关系中引发破坏性后果。死刑当天,400多名印尼学生走上街头抗议示威,还闯入新加坡驻印尼大使馆和大使官邸打砸抢。第二天,印尼军队在靠近新加坡海域举行军演,高级将领表示要率领特种部队攻入新加坡。同时,印尼政府宣布对新加坡进行出口限制和贸易制裁。在印尼各地都掀起了反华暴乱,印尼朝野纷纷要求全面抵制与新加坡的船运和贸易活动。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