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书评

书评:气候变化的解决之道

FT环境记者克拉克:《气候冲击》一书剖析了地球工程危险的诱惑力,对碳排放引发的气温升幅进行了预测,并主张从更为政治化的角度应对气候变暖问题。

当经济学家思考气候变化问题时,其中一些人会重点研究马粪。具体来说,他们研究的是19世纪末的马粪大危机。当时世界各地的城市极度依赖马匹作为交通工具,以至于一场公共卫生灾难迅速逼近。1894年,伦敦《泰晤士报》(The Times)估计,50年后这场危机会变得非常可怕,伦敦的每一条街道都将覆盖9英尺厚的马粪,于是一群聪明人开始着手应对这场危机。

结果,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法:不是新的法律或者政策,而是汽车。这种非常成功的技术革新让人们迅速解决了马粪带来的污染问题。

史蒂文•莱维特(Steven Levitt)等经济学家表示,这给任何担忧气候变化的人提供了显而易见的教训。在2009年出版的《超级魔鬼经济学》(SuperFreakonomics)一书中,莱维特和合著者斯蒂芬•杜布纳(Stephen Dubner)利用这个故事辩称,通过技术解决问题往往比末日论者想象的简单得多,成本也低得多;可以用所谓的地球工程来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也就是通过操控环境来遏止温度上升。

另外两位经济学家认为此类想法具有危险的诱惑力,并作为其著作的主题加以讨论:就职于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的学者赫尔诺特•瓦格纳(Gernot Wagner)和哈佛大学(Harvard)教授马丁•威茨曼(Martin Weitzman)合著了《气候冲击:一个变暖星球的经济影响》(Climate Shock: 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a Hotter Planet)。

他们这样做是正确的。人们对地球工程的兴趣逐步增长,同时尽管联合国(UN)几十年来一直举行气候谈判,人们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为可再生能源提供补贴,偶尔还会尝试碳定价,但造成气候变暖的二氧化碳排放仍在继续上升。这些努力的失败凸显出如下事实:正如两位作者指出的那样,气候变化问题最终是“搭便车”问题。当人们自己承担成本、好处却是全世界共享的时候,他们就很难限制自身造成的污染。

另一方面,地球工程的成本非常低廉,可以说单个国家就能实施莱维特和其他许多人讨论过的一种方案:模拟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Pinatubo)火山的喷发。那次火山喷发向平流层喷射了大量二氧化硫,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遮阳罩,使全球气温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大约降低了0.5摄氏度。

瓦格纳和威茨曼表示,地球工程的成本的确可能比减排低,而影响却是巨大的——他们认为,地球工程彻底颠覆了经济学上对气候变化的标准看法,从“搭便车”问题变成了“随便开”问题。

但这种地球工程存在诸多风险,从臭氧层破坏到一旦停止皮纳图博式的做法就会导致气温快速上升,因为引发气候变暖的潜在排放仍将持续。

减排的另一个障碍是,对碳排放引发气候变暖的程度缺乏明确认知。这是《气候冲击》一书论述的另一个主题。作者之所以选择这个标题,是为了强调一个被广泛误解的气候变化问题:仅仅稳定年度排放量还不够。要降低碳浓度,碳排放量必须被大幅削减至接近零排放的程度。2013年碳浓度已经升至400ppm,远高于工业时代前280ppm的水平。

如果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翻倍,全球气温可能会上升多少?两位作者仔细分析了最新的科学发现。他们的结论是,现在气温升幅大约有10%的几率最终会超过6度,而气温上升6度就会引发巨大灾难。房主会投保预防毁灭性大火,而实际上出现这种大火的几率几乎总是低于10%。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