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硅谷

华尔街精英转投硅谷

面对纷至沓来的银行家,硅谷极客们应警惕不要重蹈金融业的覆辙

10年前,当资深银行家们厌倦了华尔街,他们通常会投奔高尔夫球场、对冲基金公司,或者投身公共事业(往往是在华盛顿)。近期,华尔街罕有的女性高层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宣布她将辞去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财务官(CFO)的职务,但她的下一个去向却不是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领导的政府(尽管美国财政部的确就一个工作机会和她讨论过),也不是对冲基金(她在这个领域也非常抢手)。她选择了转投硅谷,担任强大的谷歌(Google)的首席财务官。

在很多层面上,此举都是具有象征意义。一方面,这体现出随着谷歌等大科技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与日俱增,它们正努力迅速提高自己的财务头脑和严谨性。

此事还体现出美国经济中权力的转移方向。华盛顿金融官僚体系的旋转门转得更慢了:近年来华尔街开始怀疑华盛顿会不会永远干不成任何事情。金融业的吸引力也在减退,对冲基金在低息环境下很难取得良好回报,而在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监管督促下,大银行越来越像无聊的公用事业。

相较之下,在各种方面,硅谷似乎都沐浴在阳光之下。不仅有大笔资金的流入,有投身各种新行业的科技公司,还有一种对未来的飘飘然的乐观情绪。

去年至少有半打华尔街(和华盛顿的)资深人士做出了类似的选择——包括离开高盛(Goldman Sachs)赴Twitter任CFO的安东尼•诺托(Anthony Noto);以及其他一些从高盛和瑞信(Credit Suisse)转投Facebook等科技企业的人。此外,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院长格伦•哈伯德(Glenn Hubbard)最近告诉我,聪明的MBA学员最青睐的去处不再仅限于高盛和其他银行。他们越来越倾向于选择为谷歌等科技企业工作。

这是件好事吗?许多非银行业人士会大声说“是的”。近几十年来,金融业已变得过于庞大,薪资也过于丰厚。但有迹象表明这种模式正在发生转变。人才的再平衡可能会使经济变得更高效——至少说这是件好事的人们是这么认为的。

但这样也有风险,硅谷随着魅力和自信增加,可能会重复一些政治和社会上的错误,这些错误曾导致华尔街由盛转衰。好好想想两者的相似之处吧。

2008年金融危机前,华尔街主要银行家们最让人瞩目的,不光是他们是一群拿着高薪的精英,他们还掌控一门技术(即,复杂的金融工具),这门技术在金融圈外几乎没人懂,但却影响着全社会。在这种情况下,不当行为容易滋生,尤其是鉴于当时公众对金融的信任度还相当高。但银行家们生活在一个社交上和智力上的飞地,这令他们容易相信自己关于金融创新的乐观论调。他们看不到正在逼近的政治反弹的风险。

而今,硅谷的精英们断定高科技公司不可能陷入相同的危险。几个月前,谷歌(Google)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纽约参加英国《金融时报》举办的一场会议时表示,在银行业人士与技术精英之间寻找相似之处是荒谬的,二者的区别在于后者的创新能够极大地造福整个社会。

也许是这样。但随着高科技世界的薪酬以及自信心(若非傲慢程度)暴增,这些精英有踏入智力飞地的风险,在这儿他们可能会变得像之前的银行业人士一样自我,一样对即将临近的反弹浑然不觉。毕竟,硅谷(就像危机前的华尔街)也掌控着一门技术,这门技术圈外人几乎无人能懂,但人人都要依赖它。尽管公众对科技企业的信任度很高(根据爱德曼(Edelman)的一份民意调查,78%的民众对科技企业表示信任,相比之下只有不到60%的民众相信银行业),但我们仍应记住的是,2008年前金融业也曾受到相当高的信任,直到它出了大问题。

因此,随着波拉特等华尔街精英踏上西行之路,谷歌等企业不应仅仅利用他们的金融技能。它们还可以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比如为什么金融业会出这么大问题?当一名精英变得极端傲慢(以及极端有钱)时会发生什么?然后那些科技精英们就可以发誓绝不犯同样的错误。至少能作此希望也不错。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