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国际政治

历史的纠结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冷战结束1/4世纪后,历史没有终结,但变得非常纠结——有人称现在是一个“系统性混乱”的时代:中东战火不断、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国崛起加剧东亚紧张局势……冷战时代危险,但稳定;大失控则造就了一个危险而不可预测的世界。

西方出现了一个新行业——蒸蒸日上的地缘政治风险评估生意。环顾世界,中东战火不断、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及中国崛起加剧东亚紧张局势,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不难理解。这些冲突与碰撞不仅仅是令人遗憾的巧合。历史的终结已让位给系统性混乱的时代。

上个月,我出席了意大利阿斯平研究所(Aspen Italia Institute)和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这两家领先智库组织的一场会议。在会上我突然想到,当历史学家为当前国际局势的章节寻找标题时,或许没有比“大失控”更贴切的选择了。商界领袖和政策制定者是在明媚而宁静的威尼斯举行这场会议的,主题是摧毁了冷战后秩序的“断层”。

西方对共产主义的崩溃感到欢欣鼓舞,这种乐观情绪根植于几条组织方面的假设。自那以来的25年里,世界已变得更加危险和不可预测,因为这些假设中的大部分如今已不成立。

第一条假设是“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将永远持续下去。记得有关美国霸权牢不可破那种令人窒息的评论吗?在世纪交替之际,华盛顿方面想当然地觉得,在21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这个唯一的超级大国将制定国际关系的规则——大多数专家对此表示同意。规则将会适当调整以适应新兴大国的崛起,但美国将继续充当和平的守护者。

毫无疑问,历史学家们将会激辩这一幻觉究竟在何时破灭。美国在伊拉克发起震慑行动之后的混乱,就是一个最恰当的时间点。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最终使美国的力量绷紧到了极限,与此同时,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国家却在迅速崛起。反恐战争不只是暴露出军力的不足。阿布格莱布(Abu Ghraib)和关塔那摩(Guantánamo)两所监狱让美国将会永远充当仁慈霸主的想法化为泡影。

说美国已经衰落可能有些过头。在一本名为《美国世纪结束了吗?》(Is the American Century Over?)的杰出的新书中,美国哈佛大学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强调了美国在经济、人口、地理和军事方面的持久优势。另外有必要指出的是,页岩气革命是多么迅速地推翻了众多关于美国实力衰落的预言。不过,21世纪的美国不太可能拥有像其在20世纪塑造地缘政治秩序那样的能力或意愿,这也是实情。不管共和党人在国会怎么喧嚣,未来的美国总统都不得不仿效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承认多极世界的种种约束。

第二项失控发生在欧洲。创立欧元的本意是为了完成欧盟(EU)创始人的工作,以深度融合的后现代模式取代民族主义相互对抗的深深伤疤。欧洲国家的边界被永久性地固定下来,欧洲已告别了战争。

这种想法也意味着,欧洲的战后模式将被输出,首先输出至欧洲东部邻国,然后成为新兴世界的样板。该想法一度是有效的:众多前共产主义国家排队要求加入欧盟这个验证过规范型权力效力的民主俱乐部。以欧洲的“金星”对抗美国的“火星”一定程度上不无道理。

现在情况如何呢?欧元已被曝光为一个半吊子工程,不过是一份缺乏关键政治与经济基础支持的意向书。即便在近几年的危机之后——现在我仍不确定希腊能否留在欧元区——欧洲各国政府还是不愿让渡足够多的主权以保证欧元的长远未来。民族主义的再度兴起不仅仅是因为债务与赤字争论的影响。左右翼民粹势力要求政府对所谓的全球化掠夺关上大门,在欧洲各地迅猛发展。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