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参差不齐的欧洲中餐馆

张璐诗:华人厨师谭荣辉是英国家喻户晓的名人

过去五六年间,频繁在德国大小城市旅行,习惯了卖中餐的馆子总是与“Imbiss”即德文“快餐”相连。多尝了几家,发现所谓“中餐”不光不分东西南北菜系,甚至被大咧咧与泰餐、日餐混在一个菜单内,分类烹饪的方式简单粗暴:食材固定,肉类总是鸡、鸭、猪、牛,蔬菜总是笋、豆芽、西兰花或加上冬菇。划分中、泰、日餐的惟一标准是酱料:中餐代表是甜酸、豆豉、蚝油口味。

在英国,初印象是中餐在当地人群中甚为流行,但一般是这样的情景:“今天想吃什么?披萨?土耳其肉夹馍?中餐?那叫个外卖。”在伦敦无论市中心还是市郊住宅区,门面窄小简陋的“中餐外卖”鳞次节比,名字大同小异,带“强”字的、叫“新华”、“四季”的,隔一条街便见到一家,却不是分店。这些小馆只做外卖生意,里面不设桌椅,以粤式快餐为主:炒饭、粉、面。究伦敦华人的历史渊源,香港人、广东华侨聚居,粤餐垄断“中餐”这点并不意外。这样的馆子里也总会加上一般快餐店的必备小菜:炸鸡翅。

饭前吃几块虾片,等上汤,但汤也就几款:玉米鸡汤、蟹肉(实际是淀粉和食用胶做成的蟹足棒)玉米汤,以及酸辣汤。经由“欧式想像”的汤与菜式,“游水海鲜”是看不到的,鱼类基本来自冷藏,辣菜也尽量温和,蔬菜品种有限,来来去去就是小白菜、青椒、豆芽和笋几种,有时加上大白菜算不错了。这样的快餐店,头盘/前菜2到3镑,主菜5到8镑,在伦敦算是便宜。

唐人街里是另一种光景。从20世纪初聚居东边Limehouse区域、引发伦敦本地人对华人的鸦片遐想与偏见,到今日成为世界各地游客热点的西敏市“唐人街”,经历了几代人打拼的一批餐馆已成为“老字号”,主打仍是粤式菜品,但至少地道广东点心、专业拉面馆、包子店、饺子馆,在本地回头客们不留神之间,已接触到了博大精深中餐的冰山一角。当然这样的旅游热点,价格也水涨船高:一盘椒丝腐乳炒通菜就要8到10镑,比肉类都贵。问店家的话,一般回答:英国气候不长叶子类的蔬菜,绿叶蔬菜都得进口。

不少餐馆门前都贴上伦敦本地媒体的推荐。据我的观察及与本地媒体同行及友人的日常交谈中得知,唐人街有一家常年服务态度糟糕、但菜品口碑极好的小馆。进去光顾过两回,门前橱窗有个烧腊档,餐馆内几张长桌椅拼成个大饭堂。西方面孔的顾客们都熟门熟路,落座就埋头点菜。肉类盖浇饭看起来很受欢迎,烧鸭、叉烧类的也颇有生意。一个盖饭价格在6到8镑之间,算是普通实惠价。份量大,口味不功不过。

还有一档是精致的中餐馆,它们并不打旅游牌,而是散落在伦敦各处,与其它餐馆“公平竞争”。一天经过人流密集的维多利亚火车站时忽然想吃中餐,于是在地图上找了一下,发现了一家名叫A Wong的小馆,看了伦敦本地的大众点评网“Yelp”上全是好评,于是一路摸了过去。这家馆子显然对西方人看中餐的大一统观念有意见,华人主厨在牛津学化学出身,声明这里提供中餐14种菜系的多样化菜式,结果是1.5镑一颗扇贝小笼包这样的贵价美味。馆子不大,人客不绝。如果不提前订位,就算是周中的一个大中午,也只能做吧台。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