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与FT共进午餐

与BBC总裁霍尔共进午餐

BBC是英国公共电视广播机构,霍尔的挑战是就BBC的皇家特许证和未来10年的公共拨款金额与政府谈判。BBC的经营模式在互联网时代可持续吗?

霍尔(Tony Hall)悄无声息地坐到我的长条形软座时,我首先了解到的就是他此行并非真的是来吃午餐。“我更注重早餐,”BBC总裁快人快语道。“午餐期间需要处理的事通常太多,没完没了,所以一般吃个三明治之类的东西就OK了。”

他斜视着窗外对我说:“实际上,马路对面就有个很棒的三明治小店;里面意大利伙计做的熏肉火腿三明治超赞,不去那儿的话,另外一个小店的沙拉味道也很不错。”

我顿觉诚惶诚恐,以为霍尔会把我从座位上拽起来,硬拉着我直奔马路对面他喜欢的小店,于是本能地抓紧了餐巾。但谢天谢地,今天的霍尔似乎愿意屈尊,遵守《金融时报》“客随主便”的访谈规矩。

我俩最后没去马路对面的快餐小店,而是在伦敦市中心一家名为Riding House Café的时尚餐馆共进午餐,它距英国广播公司广播大厦(BBC Broadcasting House)很近,这幢公共广播公司的总部大厦总耗资达10亿英镑,最近刚刚完工。

Riding House Café有点像BBC风格的餐厅。周围很多餐桌上都摆满了苹果产品,使用者正在浏览网页,似乎在找寻新电视连续剧、或是真人秀电视恶搞类节目(humiliation-fest)的灵感。64岁的霍尔身穿黑色西服(这是媒体人的标准行头),在此“如鱼得水”。他对菜单稔熟于心(“我有时到这里吃早餐”),瞧都没瞧一眼,就点了印度烩饭。我则选了香脆面与红咖啡酱搭配的三文鱼,我俩各自啜饮着Virgin Mary鸡尾酒时,霍尔开始向我介绍一周的忙碌行程。

第二次入主BBC两年来(他如今执掌这家庞大的媒体帝国,手下员工超过1.8万人,每年预算高达50亿英镑),霍尔很是得心应手。他每天的工作真可谓“日理万机”——从因应数字时代以实现公司转型到即将到来的电视执照费再谈判(这场政治意味十足的谈判将决定BBC能否继续以目前的运营模式经营)。

但霍尔急着向我介绍刚在利物浦举办的BBC节目展销会的情况,那一天BBC总共向全球700家广电同行销售了自己的节目。“展销会可以推销BBC颇具创意的节目,我们希望通过Worldwide这个外销平台获利。”他说。

那一周的行程还有更多既定活动,其中包括视察BBC默西塞德(Merseyside)总部。霍尔对利物浦情有独钟,他的童年就在附近的伯肯黑德市(Birkenhead)度过,尽管他如今字正腔圆的发音中,已听不出丁点利物浦的口音。他之后将前往曼彻斯特附近的索尔福德(Salford),这座城市被誉为BBC的北方中心,但有时被视为BBC员工的域外流放地,聚集了从伦敦总部“发配”来的媒体人(尽管大家都老大不情愿)。霍尔喜欢每周来此一天,给自己的这些手下打气助威。

霍尔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除此之外,这也是某种政治宣示——不仅委婉地解释了霍尔为何没时间吃午餐,而且强烈地昭示BBC在英国国民生活中的独一无二、盘根错节以及非同寻常的地位:它既是优秀节目输出大户,又是政府下属机构及地区发展的提振者,还是社会服务机构及创意产业引领者。

. . .

2013年以来,霍尔就一直执掌这家扑朔迷离的媒体巨无霸。他本不是总裁的当然人选。1973年,他从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专业一毕业后就进入BBC工作,随后一路攀升,直至担任新闻总监,但他在1999年的总裁之争中败北。作为上世纪90年代作风强悍、锐意改革的前总裁约翰•伯特(John Birt)的助手,他曾是BBC业务重组(由管理层与咨询方共同有意为之)的积极推行者。尽管公认为能力出类拔萃,但BBC内部人士说他人缘不尽如人意。“他有点像冷酷无情、专司毁灭的机器人戴立克(Birtian Dalek,BBC著名科幻电视剧《神秘博士》中Doctor最大的对头机器人,译者注),”他的一位熟人当时这样评价。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